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台湾村上译者领我逛台北  

2016-06-06 07:42:00|  分类: 村上,莫言,赖明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湾村上译者领我逛台北

 

    台湾淡江大学找我去讲村上。我提出不光讲村上,要莫言村上一起讲,比较二者的同与不同。对方连声叫好,鼓励说大家肯定感兴趣。

     演讲完毕,主持人东吴大学L教授果然夸奖说“极其精湛”。休息时两位女学者特意告诉我,刚才的演讲让她们加深了对莫言文学的理解。还劝我在台湾多待一段时间,多讲讲莫言和村上,讲讲村上和莫言。态度之真诚,言语之热切,险些让我以为自己就是村上和莫言。

    会议结束后的第二天,繁体字版村上作品译者、台湾翻译家赖明珠女士主动领我逛台北。看样子,她早已把昨天圆桌会议上两人就村上文体和翻译风格“打嘴仗”的场景忘得一干二净,热情带我看了台湾大学、中正纪念堂、中山纪念堂、“总统府”,看了台北仅有两株的“加罗林鱼木”树中的花期正盛的一株,看了“101”,最后一站是颇有名气的“诚品书店”。店门口有个一人多高的红色繁体“閱”的立体雕塑。书店,书,阅。表里如一,名符其实,好!于是我站在“閱”的后面,把脑门夹在顶端两扇门之间,嬉皮笑脸,由赖明珠女士“咔嚓”两声按下快门(广告业出身的她是相当够水准的摄影爱好者)。

    也是因为昨天满脑袋莫言村上,转身进门我就留意找莫言,以为莫言的书像在大陆那样迎门码堆或摆在书架抢眼位置。岂料左顾右盼了好一阵子也没找见莫言。也许我没找对地方,反正莫言的书一本也没有,就好像这里发生了“文革”似的被扫荡一空——我想决不会是被读者扫荡一空,而一定是书店压根儿没上架。至于莫言逆风飞扬的简约发式下的憨厚笑容,更是了无踪影。相反,村上君手托下巴的“思索者”形象赫然入目,漫说中文译本,就连日文原著都比比皆是,甚至哈佛大学杰·鲁宾教授翻译的英文版《挪威的森林》,也以电影版渡边和直子(尽管直子怎么看都不如她头发上的雪花漂亮)头碰头形象作封面在那里码成一摞:《Norwegian Wood》。不仅如此,新出的专门介绍村上的日文原版杂志书也立在那里:“春树大学开学了!”翻开一看,标语牌似的方格里写道:“村上春树正该得诺贝尔奖!快得,快快!”得得!我略一沉吟,决定买一本《挪》的英译本,比较研究一下哈佛教授是不是比我这个非哈佛教授翻译得契合原文风格也好嘛!又顺手拿了一本村上新作。交款时赖明珠女士不失时机地拈出她的会员卡,于是我以九折买了《挪》的英文版:250元。新作“恕不折扣”,799元,合计1049元台币,折合人民币约210元。顺便说一句,台湾教授月工资为台币10万挂零。

    假如莫言的书摆在这里,那么定价会是多少呢?想到这里,我对赖明珠女士抱怨道:这不公平,为什么没有诺贝尔奖获得者莫言的书而只有诺奖候补者村上的书?岂非薄内厚外?她笑笑,笑得极其完美,无懈可击。

  评论这张
 
阅读(26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