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花山少年三人组》:玩就是学习  

2016-02-29 10:10:00|  分类: 语言生态,男孩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山少年三人组》:玩就是学习


很高兴在这个天空蓝得像儿童文学一样的大好日子里,有幸来北京谈儿童文学。那么我就不揣冒昧地谈几句。

我么,首先是个教书匠,在大学教几节课。课余搞一点儿翻译,又是个翻译匠。包括四十多本村上春树在内,翻译了七八十本书。七八十本都是严肃文学或纯文学作品。而翻译儿童文学,二十一世纪出版社这套“花山少年三人组”是第一次。

为什么一下子跟儿童文学套起近乎来了呢?原因有两个。一是这套书的总编朱自强教授是我的大学同事,他找我出山,我假意推辞几句之后,赶紧顺水推舟。二是同我对部分儿童文学作品语言生态的感觉有关。由于家庭原因,近年来我身边左一堆右一堆堆了不少儿童文学作品。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引进版,也就是翻译过来的儿童文学。随手翻阅或给儿童朗读当中,我觉得有些译文粗糙得相当可以。作为儿童文学,居然缺少儿童语体,缺少文学性,甚至有语病。读起来就像开车开进北京的路面,动不动就卡住咽住,很不顺畅。究其原因,除了译者的文学修养有欠火候,是不是还同心态有关:译者小看了儿童文学,看成了真正的“小儿科”。以致翻译起来掉以轻心,应付了事。

殊不知,儿童文学语言园地是最需要精耕细作的。借用王小波的话说,要让孩子们知道“什么样的语言叫作好”。

这是因为,孩子们对语言的感受性十分脆弱,一旦让孩子住进甲醛超标的语言空间,那么很可能伤害孩子刚刚萌芽的语感,钝化他们对语言的审美感受,甚至造成终生无法修复的“语盲”症状。果真如此,孩子失去的,绝不仅仅是母语这一表达工具的有效性,而更将失去一个充满无数可能性的美的世界,失去感悟宇宙信息或同上天对话的通道。你说这是多么惨重的损失!所以我认为,作为好的童书、好的儿童文学作品的首要标准,就是语言一定要好。就这点而言,不是我忽悠,这次作为“花山少年三人组”第一辑推出的四本,至少在语言方面整体上是经得住推敲的。译者是我和朱自强老师。朱老师既是治学严谨的儿童文学专家,又是亲自动手写了《属鼠蓝属鼠灰》系列儿童小说的作家。我么,刚才也说了,不仅是翻译了七八十本书的翻译匠,还是写了七八本书的半拉子作家。别的不敢吹,若论对语言的追求,可以说已经到了近乎病态的地步。即使微博、一百四十字的微博,都是当文章写的,都是写在稿纸后一遍遍打磨后挂上去的。再有,我翻译的那须正干就是那须正干,绝不会带所谓村上味儿。或者莫如说,就语体文体而言,我译的是儿童文学,不是成人文学。这是我要说的第一点:这套书语言足够好。讲得玄乎些,日语的日常性温婉和汉语的非日常性简约在这里化合成了微妙的中间性文体,而又流畅自然,并且幽默机警,绘声绘色。

下面谈第二点,玩就是学习。

人所共知,中国孩子学习时间多,玩的时间少,太少太少。用朱自强老师的话说:“孩子生命的蓝天,竟然被几本教科书给遮黑了。”换成我的说法,学习压倒了玩、驱逐了玩、取代了玩。个中原因固然一言难尽,但大人们对于学习和玩的关系认识有误肯定是一个主要原因。那就是,把学习和玩看成势不两立的对立面,认为玩影响学习,要学习就不能玩。

类似情况日本也很普遍。村上春树有位好朋友叫河合隼雄。此人是日本著名荣格派心理学家,一度出任日本文化厅长官。他生前同村上对谈时说日本教育的一个严重问题,就是从上小学就开始用功,以致忽略了“人生智慧部分”的学习,断言“若说拼命用功就能变得了不起,那就更是天大的谎言,纯属无稽之谈。”相反,他认为玩也是成长,说“孩子们总是在大人看不见的地方以孩子的方式干着坏事成长的”。一句话,玩也是学习,玩就是学习。

这套“花山少年三人组”告诉我们的,恰恰就是这点:玩也是学习。例如,《擒贼记》,三个少年在所谓擒贼过程中学会了配合,体验了友情;《破案记》,孩子们在所谓破案当中学会了理性推导,品尝了推理的乐趣;《漂流记》,三人组在海上漂流中学会了忍耐与坚强;《寻宝记》,他们在寻宝过程中满足了好奇心,领略了好奇心带来的惊险与快乐。无论茫茫大海,还是郁郁森林,无论漆黑山洞,还是无人孤岛,三个孩子都彻底摆脱了大人的视线监控,完全成了自由的、鲜活的个体生命。也就是说,他们从成年人手中讨回了本来属于自己的童年。像一只只小麻雀在天空中欢叫着自由飞翔,像一只只小松鼠在树枝间欢快地上蹿下跳,像一只只小野兔在山坡上撒欢儿追逐奔跑。从而在很大程度上修复了被功利主义教育、被“温室教育”破坏了的童年生态。恕我重复,玩就是成长,玩就是学习。

最后谈第三点:书中充满男孩气。

必须承认,我们这个社会如今是缺乏男人气、阳刚之气的。叽叽歪歪的小男人多了,堂堂正正的大丈夫少了。“阴盛阳衰”之势愈演愈烈。媒体记者清一色“娘子军”,大学文科成了女儿国。我所在的外语学科更是“奇葩”。我教的本科生两个班加起来四五十人,而男生只有十分之一,区区四五个。而这四五个男生也基本“娘化”了。走路溜边躲闪,说话小声细气,上课躲在角落里畏畏缩缩,对女生都不敢正看一眼,哪怕不怀好意地斜眼看也不敢。总之男子汉少了,“女汉子”多了。出现了男生危机、男孩子危机。于是社会开始呼唤“拯救男孩”。据媒体报道,上海八中已经获准开办两个“上海市男子高中基地实验班”,以应对日益严重的“伪娘现象”。北京也不相让,索性从小学生抓起。如朝阳实验小学专门为男孩增设了足球、篮球、攀岩等七门课程来培养“纯爷们儿”。是啊,不管怎么说,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上,关键时刻假如没有跃马横刀呼啸而上的“纯爷们儿”,那么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肯定要出大问题的、要后悔莫及的。

而“花山少年三人组”的一个可贵之处,就是书中男孩气扑面而来。一般儿童文学,往往采取拟人化手法,把主人公拟为唐老鸭、蓝精灵、美人鱼,以及大灰狼、喜羊羊、笑猫什么的,或者虚化为灰姑娘、白雪公主等等。但这套书不同。这套书的主人公就是孩子本人——书是写给小学生看的,主人公就是小学生。尤其是,三个主人公都是男孩,原生态男孩。或蹦蹦跳跳风风火火,或慢慢腾腾磨磨蹭蹭,或斯斯文文神神经经。无不个性鲜明,呼之欲出。

作为译者,翻译过程中,我蓦然觉得作者那须正干可能对《西游记》十分熟悉。喏,“三人组”多像跟唐僧去西天取经的三个徒弟啊!机智勇敢好说好动的调皮鬼八谷飞简直就是孙悟空孙猴子。阿慢呢,阿慢无论性格还是长像都像极了猪八戒。那个小博士,形象倒是跟沙和尚有些距离,但善于思考、处事冷静和行动按部就班等性格特点也还是有沙和尚的投影。另外,为三个男孩设计的环境,在本质上也同西天取经路上有相似之处。有慈眉善目的老者,有凶神恶煞一般的坏蛋,有神秘的异境,有“穿越”的时空,一路危机四伏,险象环生。三个男孩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淋漓尽致地演示了男孩特有的勇敢、坚韧、机警、果断、顽强等性格特点,尤其大无畏冒险精神。难怪三十多年来在日本印行2300万册,成为同《哈利·波特》并驾齐驱的儿童文学畅销书。也难怪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张秋林社长这么关心,并把这套书定为“培养男子汉气概的最佳读本”。的确,我们的社会是到了培养男子汉大丈夫的时候了,一味花前月下轻歌曼舞、一味沉浸于所谓“小时代”所谓“幻城”,那么怎么得了!

我么,对于儿童文学纯属“新手上路”。而第一次上路发言,就这么横冲直闯粗声大气,非常抱歉。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18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