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乌镇:木心,茅盾和莫言  

2015-06-29 08:22:00|  分类: 旅游,乌镇,茅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镇:木心,茅盾与莫言


浙江嘉兴市辖桐乡县,桐乡县辖乌镇。但如今人们似乎只知乌镇而不知嘉兴,更不知桐乡了。日前我去乌镇的时候,显然同浙江人马云有关的世界电商大会刚在乌镇开过不久,随处可见的广告横幅上面径直标写“中国乌镇”——由国而镇,除了“中国景德镇”,我一时还想不出第三例。

于是人们更多地涌向乌镇。其中有我。去年金秋来过,这次是第二次。不到半年来第二次,一是因为机会好,借作客“嘉兴南湖大讲堂”和嘉兴学院读书节之机而来,不来说不过去;二是因为上次来时匆忙之间没找到木心故居,就连茅盾故居也未能参观。

江南三月,春和景明,莺飞草长,柳绿花红。一切充满春天特有的气势与生机。让我不由得想起萧红《呼兰河传》里的话:“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鸟上天了似的。一切都活了,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是啊,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真好,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了。作为我,演讲完了,聚会完了,应酬完了,彻底自由了。一大把年纪,像鸟那样一下子上天诚然不可能,忽然间引吭高歌或手舞足蹈也未必正常,但我完全可以坐在河边石凳上吃一个透心香的烤地瓜,可以掀开门帘走进小酒馆叫一声“拿酒来”,可以肆无忌惮地实地考察江南女子有别于北方明显或不明显的形体及气质特征……总之心情极好,好得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木心故居意外出现在眼前。故居并不故。木心是乌镇人。一次从美国回乡,目睹已然破败不堪的小时住过的老屋,一时不胜感慨,提笔写了一篇名叫《乌镇》的短文。精明且有文化情怀的商人于是为他新建一处院落,请他回乌镇安度晚年。木心果然回来了,住在这里送走余生,此即“木心故居”。白墙青瓦,花木扶疏,曲径回廊,别有洞天。展室布置亦极具特色。所有文字说明都录自木心著述原话,以仿宋字体略显拘谨地印在仿佛书页的纯白壁纸上。寂寥,安谧,通透,空灵,而又不失幽玄与深邃——据说陈丹青亲自来指点过——境由心造,是之谓乎?天赋、勤奋、执著、爱,这使得个体生命的能量得到怎样的积淀、拓展和演示啊!生而为人,能在文化上做出这样的贡献,这才叫不虚此生!走出木心故居,见几个游客对着外墙不大的木匾辨认上面字迹:“丁心故居?”“冰心故居?”——看来木心的知名度不高。可能也是要预约的关系,里面其实也没几个人。

前行不远即是知名度极高的茅盾故居。“林家铺子”已经看了。来之前我最想看的就是“林家铺子”。盖因我姓林,每以“林家铺子”戏说拙译风格,如“我译的村上终究是林家铺子的村上”云云。也曾以林家铺子为名在报刊上开过若干专栏。而实际身临其境,除了房檐下古色古香的“林家铺子”四字木匾,别的实在让我失望——里边铺面彻底现代化了,花花绿绿,吵吵嚷嚷,同超市无异。罢了罢了,若是这等林家铺子的小老板,我不想当,也当不了。

所幸茅盾故居似乎仍是故居模样,未被现代化。说起来,吴越江浙自古便是出才子佳人的地方。仅就近现代而言,据说全国一百位名人里边,浙江独占四十,而乌镇所在的嘉兴又独占二十有八。其中茅盾显然是乌镇的骄傲。我一个一个房间走着,一件一件展品看着。虽然不是乌镇人,但我也感到骄傲。也很感谢——至少必须感谢这位文学巨匠写出了《林家铺子》。

如此走着看着想着,忽听有人高声说莫言。哦,莫言?转身一看,原来是一位年轻导游面对二三十名游客讲解。振振有词,滔滔不绝。“别看莫言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可他的文学成就怎么能和茅盾相比呢!而且他的作品总是写中国的黑暗面,总是抹黑中国人,总是……”听到这里,我一时按捺不住,紧走几步上前劝阻:“姑娘,最好别这么说吧!一来莫言和茅盾不是同代人,不好简单比较;二来中国总算有人得诺贝尔奖了,对这件事还是多少保持一点严肃性和敬意为好。再说他的作品也并不像你说的总是抹黑中国人嘛,比如《红高粱》……”正在兴头上的年轻女导游愣了一下,随即拿出导游特有的唇舌本领:“我是在对我的客人说我的个人观点,你不愿意听可以不听——何况你要知道,听导游的解说是要付钱的,你付钱了吗?”我则正在气头上,提高音量告诉眼前这位无论怎么看都不大可能读过莫言的年轻人:你现在是导游,不纯属个人!这里是公共场所不是你家客厅,你不能以导游身份在这里信口开河诱导游客。说罢转身离去。毕竟我是来旅游的,不是来和她讨论莫言的。

也是因为天色晚了,我匆匆离开了茅盾故居。翌日一大早离开了乌镇。但那一丝不悦和不解硬是不肯从我心头离开:莫言和诺贝尔文学奖何以使得那位年轻的女导游如此出言不逊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3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