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通往母校的铁路  

2014-08-11 09:07:00|  分类: 母校,同学会,铁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往母校的铁路


八月。暑假。回乡。午睡起来,决定走去母校看看。其实这只是我的“单相思”——名叫九台十三中的母校许多年前就已不复存在,作为初中部并入镇中心校了。所幸被废弃的校舍还在,从我住的小镇通往那里的铁路还在。我就踩着枕木前行。铁路显然好多年没跑火车了,钢轨满是红锈。钢轨间长着蒿草。越往前走蒿草越高。快到母校围墙东侧的时候,小树林取代了蒿草,好几棵胳膊粗的榆树像做广播体操一样骑在钢轨上,几乎吞噬了铁路。这给了我莫可言喻的神秘感和凄凉感,甚至让我觉出几分英雄末路般的悲剧美。

绕过那几棵做广播体操的榆树,铁路上又是蒿草。有的齐腰,有的没膝,有的纠缠着不让我迈步。秋天了,蒿草大多开花。有的开蝴蝶状小小的蓝花,一朵朵玲珑剔透;有的开流苏似的密集的紫花,一串串攀爬开去;有的由无数小白点般的白花羞答答组成撑开的伞,一把把风姿绰约。更多的是路旁铜钱大小的淡蓝色的野菊花,一丛丛生机蓬勃流光溢彩,却又透出几分寂寥和清高,是我最爱看的一种野花。铁路右侧是坡势徐缓的阔叶林,多是柞树桦树,绿得势不可挡。时有山鸟事务性地从中飞出,飞出来证明山里有鸟。铁路左侧就是玉米田了,一片片全是玉米,勉强让出的小路上也没有人。

我继续往前走。走着走着,我觉得自己好像喜欢上了这被废弃的铁路。铁路确乎被废弃了,不再作为铁路发挥铁路的功能。上面不再有火车呼啸而过,不再巡路工一路敲敲打打,然而铁路似乎并不在意,仿佛在说你们理我也罢不理我也罢,反正我还是铁路。

蓦地,我想起几天前的同学会——我初一时人家初三那个班的同学聚会,听说我回来了就把我也叫了去。这和我参加过的任何一次同学会都不同。没有光鲜得体的衣着,没有神采飞扬的面孔,没有大腹便便的老板、气宇轩昂的官员和煞有介事的教授硕导博导。不讳地说,满桌子不入流的面孔和不入流的衣衫,里里外外透出被严重磨损挤兑的疲惫感。被废弃的一代!可这能完全怪他们吗?毕业时正赶上十年“文革”,改革开放时一个个拖家带口老大不小了,能要求他们人人来个“逆袭”吗?席间不知谁提起语文老师,说他的语文课尤其古文讲得好,随即不约而同地齐声背颂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声音高亢而悲凉。其中背得最起劲也最完整的,是我身旁每天早上经我门前在小镇子吆喝卖“豆面卷子黄面饼”的这位绝对形容枯槁的学兄。听的时间里,我陡然涌起一股异样的感动。

我继续沿着被废弃的铁路前行。路旁一棵极粗的杨树只剩得多半截树干和若干粗枝,不知枯死多少年了,也被废弃了。但愿有枯木逢春那一天的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4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