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翻译家:歪打正着还是水到渠成  

2014-11-17 08:32:00|  分类: 文学翻译,日语,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译家:歪打正着还是水到渠成


我这个人,即使同作为本职工作的教书匠相比,最为人知晓的也仍是翻译匠。

其实,即使这最为人知晓的翻译匠,也纯属歪打正着。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我出生在东北平原一个至少上查五代皆躬耕田垅的“闯关东”农户之家,出生不久举家迁出,随着在县供销社、乡镇机关当小干部的父亲辗转于县城和半山区村落之间。从我上小学三年级开始定居在一个叫小北沟的仅五户人家的小山村。小山村很穷,借用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话说,穷得连乌鸦都会哭着飞走。任何人都不会想到,那样的小山沟会走出一个据说有些影响的翻译家。说白了,简直像个笑话。

回想起来,这要首先感谢我的母亲。六十年代三年困难时期如果母亲不把自己稀粥碗底的饭粒拨到我的饭盒里并不时瞒着弟妹们往里放一个咸鸡蛋,我恐怕很难好好读完小学;其次要感谢我的父亲。爱看书的父亲有个书箱,里面有三国水浒和《青春之歌》、《战斗的青春》等许多新旧小说,使我从小有机会看书和接触文学。同时我还想感谢我自己——感谢自己对看书毫不含糊的痴迷。我确实喜欢看书。不喜欢说话,不喜欢和同伴嬉闹,只喜欢一个人躲在哪里静静看书。小时所有快乐的记忆、所有刻骨铭心的记忆几乎都和书有关。

这么着,最喜欢上的就是语文课,成绩也最好。作为将来的职业,作家、诗人甚至记者之类倒是偶尔设想过,但翻译二字从未出现在脑海,压根儿不晓得存在翻译这种活计。一如今天的孩子不晓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革的是什么命。

阴差阳错,上大学学的是外语日语。不怕你见笑,学日语之前我不知晓天底下竟有日本语这个玩艺儿。以为日本人就像不知看过多少遍的《地道战》、《地雷战》里的鬼子兵一样讲半生不熟的汉语:张口“你的死啦死啦的”,闭口“你的八路的干活?八格牙路!”入学申请书上专业志愿那栏也是有的,但正值“文革”,又是贫下中农推荐的“工农兵大学生”,所以那一栏填的是“一切听从党安排”。结果,不知什么缘故——至今也不知道,完全一个谜——党安排我学了日语。假如安排我学自己喜欢和得意的中文,今天未必成为同样有些影响的作家;而若安排我学兽医,在农业基本机械化的今天,我十有八九失业或开宠物诊所给哈巴狗打绝育针。但作为事实,反正我被安排学了日语,并在结果上成了大体像那么回事间或满世界忽悠的翻译家。

我的翻译活动始于研究生毕业在暨南大学任教的一九八二年以后。八四年命运性地为广东电视台翻译了由山口百惠和大岛茂主演的二十八集日本电视连续剧《命运》。不瞒你说,连中文系饶芃子先生那样的名教授都说译得好。

不过,我没有受过专门翻译训练。既没有上过翻译专业学位研究生班,又没有攻读有关学术学位。而作为翻译实践,说得夸张些,可以说出手不凡。就此我想说两点。一是——上面我说过了——我自小喜欢看书,喜欢文学,这培养了我的文学悟性、写作能力和修辞自觉;二是大量日文原著文本阅读。我教翻译课也教三十年了,深感如今的大学生、研究生缺少的恰恰是这两点。而若无此两点,那么,哪怕攻读十个翻译专业学位,哪怕再歪打正着,恐怕也是不大可能成为翻译家尤其文学翻译家的。在这个意义上,我成为翻译家,既是歪打正着,又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121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