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翻译:曲线美、丝袜与间谍  

2013-04-01 07:43:00|  分类: 文学翻译,莫言,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译:曲线美、丝袜与间谍

 

    莫言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个谁都知道;至于翻译为莫言得诺奖立了一功,就未必谁都知道了。可我知道,莫言也一定知道。若不然,他不可能自己掏腰包把其作品的主要译者请去斯德哥尔摩。要知道,那笔开销绝非儿戏。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有关传言不虚——早有传言说中国作家拿不到诺奖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翻译得不好。

 

    也难怪,毕竟瑞典学院十八位院士之中只有马悦然一位懂汉语。其他人都要通过翻译阅读莫言——翻译即莫言,译本即文本。记得作家毕飞宇说过,文学翻译不同于“文件翻译”。后者“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翻译,文学翻译是一加一大于二的翻译,骨子里是写作,一种很特殊的写作。”换言之,“文件翻译”大体译出字面意思就可以了。相比之下,文学翻译更要译出字面背后的东西,即要译出文字中潜伏的原作者的喘息、心跳、体温、气味以及节奏和音乐感。而这谈何容易。说夸张些,翻译既可成全一个作家,又可矮化甚至窒息一个作家。在这个意义上,诺奖评审的确不是原作间的PK,而是译作间的比拼。

 

    莫言本人也对翻译的重要有充分的认识。二OO三年他在同王尧对话时说文学翻译大概有三种可能性。其一是二流作品被一流译者译为一流作品;其二是一流作品被蹩脚的译者译成二流甚至三流作品;其三是“一流的小说遇到了一流的翻译家,那就是天作之合了”。他紧接着说道:“越是对本民族语言产生巨大影响的、越是有个性的作品,大概越是难翻好,除非碰上天才的翻译家。”

 

    幸运的是,莫言作品的译者应该都很够档次。哈佛大学王德威教授透露,莫言多数作品的翻译均出自美国著名汉学家、翻译家葛浩文先生之手,“其精准程度令人信服”。莫言自己对此也有所知晓:“我现在知道我的小说英文版是译得不错的。因为葛浩文在美国是公认的汉学权威,没有人像他这么多地翻译了中国的文学。至于读者的反应嘛,香港理工大学的刘绍棠教授对我说过:你怎么碰到葛浩文的?他是最好的。英文版《红高粱家族》一出版,他就撰文赞赏,说葛浩文的翻译和莫言的原文是旗鼓相当,《红高粱家族》英译本的出版,是英译汉语小说的一大盛事。”顺便说一句,葛浩文在中国台湾学过很多年中文,是著名诗人柳亚子之子柳元忌的研究生,其夫人是中国人。莫言说“他的汉语甚至比我都好”。除了《红高粱家族》,葛浩文还翻译了《天堂蒜薹之歌》、《酒国》、《丰乳肥臀》以及中短篇小说集《师傅越来越幽默》等作品。作为法译本,杜特莱翻译的《酒国》得了法国的外国文学奖,该奖的对象是当年度一本最好的翻译小说。评论家栾健梅也在其博客中写道:“在如今的英、法主流阅读市场,莫言作品的翻译无疑是最多的,也是最精准的。而这,也令众多当代作家羡慕不已。”

 

    尤其幸运的是,莫言的《红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和《生死疲劳》等小说译成了瑞典学院十八位评委无疑最熟悉的瑞典语,译者是汉学家陈安娜。甚至马悦然也亲自上阵,应诺贝尔委员会之邀翻译了《透明的红萝卜》等短篇小说和若干散文。众所周知,马悦然不仅是瑞典学院的院士和评委,而且是声誉颇高的翻译家,其译文质量自然可以信赖。总之,莫言有幸获诺奖,很大程度上有赖于他的作品有幸得到好的翻译家。翻译功莫大焉。说白了,假如没有好的翻译,莫言的作品再好也休想捞到诺奖。翻译绝非林语堂所说的好比女人大腿上的丝袜,丝袜再好,曲线美也是大腿的。至少就诺奖评审而言,翻译即大腿,即曲线美。

 

    说起来,我原本就不赞成“丝袜说”或“大腿说”、“曲线美说”的。这倒不是因为色情之嫌,而是因为此说无视译者的主体性。如果叫我说,我宁可说翻译是“间谍”。村上春树说他的创作好比进入地下室的地下室,那个地下室就是自己的灵魂,没有电灯,一团漆黑——既然人家村上在那里摸黑鼓鼓捣捣东摸西看,那么如果我想译得好,就必须当间谍,至少像间谍一样尾随其后钻进黑乎乎的地下室,并让眼睛尽快习惯黑暗,看他看什么、摸什么、鼓捣什么,继而他看什么我看什么、他摸什么我摸什么、他鼓捣什么我鼓捣什么。细听他的喘息、偷看他的表情、感觉他的心跳和体温。当然最重要是进而猎取他的灵魂信息,随他一起潜入他的灵魂深处,迅速捕捉其灵魂哪怕稍纵即逝微乎其微的闪烁和震颤。一句话,就是把他的魂儿偷出来!世上有军事间谍,有经济间谍,有爱情间谍,翻译则是灵魂间谍。

  评论这张
 
阅读(143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