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答《博文天下》:莫言“被诺奖”何以引发喧哗?  

2012-10-22 08:07:00|  分类: 采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博文天下》:莫言“被诺奖”何以引发喧哗?

 

1、似乎每到10月诺贝尔文学奖(以下简称诺奖)宣布获奖名单之前,中国文化界就格外坐立不安,不知您感觉如何?您是否觉得,中国作家在诺奖上有焦虑症?

——我也有焦虑症。依我看,不仅中国作家,整个中国文化界也好像有某种程度的焦虑症。应该说,诺奖焦虑症起因于文化焦虑症。你知道,经济上中国已经足够强大了,世界第二。但文化呢?同经济相比,文化显然滞后,不能不为之焦虑。而获取诺奖恰恰是释放这种焦虑的出口——证明中国文化、文学也上去了。

 

2、您如何看待诺奖?它在您心中处于何种地位?一个欧洲小国的文学奖,真值得大家如此投以青睐吗?

——这点上面已经涉及了。我大体算是搞文学的,当然在意诺奖。若村上获奖,我一下子成了大牌作家的译者;若莫言获奖,因为同是中国人,我脸上自然有光。

 

3、中国人之所以这么看重诺奖,是对中国文学的讽刺吗?

——不能说是讽刺吧。焦虑或渴望大体出于关切。事情明摆着,和平奖政治味道太浓,科技奖项离我们还比较远。相比之下,文学奖算是离我们最近的了。毕竟中国历史上曾是诗歌大国、散文大国即文学大国。现当代也有拿得出手的作家——为什么一个欧洲小国的文学奖都一直拿咱们“开涮”呢?

 

4、近年诺奖猜测最多的是莫言和村上春树,今年似乎格外强烈,对这一猜测,您觉得正常吗?您觉得莫言跟村上谁更可能得奖?

——自大江健三郎以来,亚洲已有一二十年无人获奖了,加之两人都是有影响的亚洲作家,有此猜测应该比较正常。至于哪位更有可能性,我觉得概率均在50%上下。

 

5、在诺奖宣布名单前,莫言得奖的传闻最多,但质疑声也最强烈。莫言“被诺奖”为何引发喧哗?

——眼下似乎多少有一种民族虚无主义,认为中国什么都提不起来。就连大江健三郎九四年获奖时就曾预言如果亚洲再有一位诺奖获得者,那么应是莫言。为何我们老是自我作贱呢?近年来几位诺奖得主,难道就比莫言强很多吗?

 

6、马悦然曾说中国文学之所以捞不到诺奖,是因为中国文学翻译得不好。这种说法您认同吗?中国作家得不到诺奖,罪在翻译?

——翻译得不好至少是一个重要原因,据说整个欧美够水平的汉学家、汉语翻译家也不到二十个。不过别忘了德国汉学家顾彬的感叹:假如中国出一个马尔克斯就好了。当然,如果翻译得不好,即使出十个马尔克斯怕也无济于事。

 

7、在德国汉学家顾彬眼里,中国当代文学压根就没有获得诺奖的可能性。您对此是否认同?中国文学真的每况愈下,不容乐观吗?

——我不认同。在我看来,除了莫言,张炜、杨志军、贾平凹、陈忠实和去世的——可惜去世了——王小波、史铁生都是很好的、严肃的作家,不能一言蔽之为每况愈下。

 

8、诺奖有自己的评审标准,中国作家要想获奖,能否达到它的标准?有没有作家为此投其所好的情况出现?

——诺奖原初审美标准是“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杰出文学作品”。必须承认,总体上中国文学理想主义倾向没那么强烈,但就个体来说,刚才提到的张炜、杨志军和史铁生都很有理想主义色彩,都致力于探讨到达灵魂彼岸的多种可能性,可惜大多没译成英文——没译成英文,就等于没有,这是诺奖一个很大的局限性。我建议,最好中国也出资弄个世界性文学奖,以汉译本为对象。不就一百多万美元吗?

 

9、诺奖评奖有潜规则吗?

——不太清楚。

 

10、中国为什么没有出现跟村上相抗衡的作家?

——村上不参加任何组织,不属于任何团体,不开会,不赶场,不应酬,每天跑十公里,十五岁就读了《资本论》等马恩全集——中国有这样的作家吗?

 

11、您有没有可能把莫言译成日文介绍到日本去?

——《丰乳肥臀》早有日本人译过去了。我的日文达不到那个水平。

 

12、您曾有过和村上的一面之缘,其中提到村上对诺奖不感兴趣,简言之,一是怕生活失去“匿名性”,二是嫌它政治味道太浓。这些年,您和村上还有联系吗?对此话题,他是否有过改变?

——后来又见了一次,没提这个话题。我想他不至于对诺奖忽然兴趣大增。

 

13、文学能独立于政治吗?

——文学向前一步就是文化,文化向前一步就是政治。而且中国有“诗以言志”、“文以载道”的传统。也就是说中国文人很看重“修齐治平”的家国情怀。这使得文学很难脱离政治,也不必刻意追求,随意好了。

 

14、在您看来,有没有获奖者名不副实?

——我没有研究。一般认为是有的。有也无足为奇。人不是神,大凡人做的事,总有失误。

 

15、如果莫言真得了奖,您会对他说什么?

——谢谢你,你消除了大家的焦虑感。

 

16、如果村上得了奖,听到这样的消息,您第一件想要做的事是什么?

——发微博表示祝贺。同时祝贺自己:当年我没选错人。

 

17、您对当下民族主义情绪的看法?

——大凡有民族的地方,肯定多少有民族主义情绪、情感。没有才不正常。就正能量而言,它意味一种民族自尊、民族归属感和自豪感。难道为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员感到自豪有什么不对吗?但要注意别过份,别使其膨胀为民族优越感以至民族沙文主义。这点连同民族虚无主义,都是我所反对的。

                                                  (2012.10.8,采访者:王茜)

  评论这张
 
阅读(12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