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12年前的我:一个“三无人员”  

2012-03-05 07:38: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年前的我:一个“三无人员”

 

    一九九九年八月下旬,我离开生活了二十一年的广州,离开工作了十七年的暨南大学,只拿几本书孤身北上,来到青岛,来到青岛海洋大学任教。并不夸张地说,我是“三无人员”:无户口,无档案,无家。举目无亲,也没有朋友,如一个倒立的惊叹号。住在海大浮山校区教工宿舍一个小套间。学生不知从哪里为我搬来一床一桌一椅和一个书架,想必是学校闲置的旧物——时隔一二十年,我几乎倒退回了学生时代。我迄今的人生算是怎么回事呢?我固然翻译村上春树,但译者并非他作品中的主人公,然而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向其作品人物接近:男性,单身,异乡人,文化“扫雪工”……。

 

    当时宿舍前面不远海边那里还是一大片渔村,加之校园位置较高,即使从我住的一楼阳台也可望见光闪闪的海面。风急浪高的夜晚,不时有涛声隐隐传来桌旁或枕旁,我就在涛声中备课、看书或怔怔遐想。也是因为当时“涛声依旧”那首歌流行过不久,每次听得涛声便不由得想那首歌的情境,涌起孤独的人生况味。

 

    多少能化解孤独的,就是去山上散步。夏荫。秋叶。冬日的寒风。春天很快转来,五月,五月槐花香。我对槐树并不熟悉。长大的东北没有,工作过的广州也没有,去北京时倒是见过槐树,但没赶上槐树开花。因此,当校园后面的浮山开满槐花的时候,我惊呆了,也乐坏了,每天早上爬起就往山上跑。槐花给我的感觉主要不是漂亮,而是干净:玉洁冰清,珠滑玉润,一尘不染。我大体算是有某种洁癖的人,越看越不忍离去。岂料惨象很快出现了:槐树许多枝条被拉弯折断,有的甚至被拦腰砍倒,白净净的花串不见了,而代之以白花花的断茬。我问同事何以如此,答曰盖因花可食也:炒鸡蛋、做包子馅……。于是我写了那篇小文章《槐树何苦开花》:何苦开可食之花,以致惹此横祸上身!

 

    写罢重抄一遍,装进信封寄给了青岛晚报副刊部。不出几日,我惊喜地发现见报了!又不出几日,一位自我介绍说是刘涛的编辑打电话来,说我调来青岛“是青岛文化界一件不算小的事”,随后问了我一些情况。很快,6月11日“书趣”版刊出刘涛的文章:《村上春树的译家在岛城》。文章最后说:“在青岛的青山绿水的滋润下,我们期待着林少华教授更多的译作面世。”大约一个月过后,时任副刊部主任的陈为朋先生邀我去报社访问,把我介绍给岛城作家尤凤伟和杨志军。

 

    从此,我开始为青岛这座城市所认识和接受,而这对于十一年前“独酌无相亲”的我不知是多么大的慰藉!尤其,《槐树何苦开花》是我的第一篇散文习作——在这个意义上,青岛晚报无疑是我的文学创作之舟扬帆起锚的港湾,是我心间永远的槐花!

  评论这张
 
阅读(666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