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处长”和我:谁错了?  

2012-12-03 07:59: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处长”和我:谁错了?

 

    时隔两年,日本作家片山恭一再次到中国来了。此君曾以《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单本销量超过《挪威的森林》而在日本创造了一个文坛神话。影响所及,青岛出版社前不久集中出了10卷本中译片山作品集,为此在北京开了片山文学研讨会,我也应邀参加了。一切结束后,顿感一身轻松,真想在古都中心来个“呼唤爱”。翌日下午两点的返程航班,整个上午没事。也巧,出了酒店往左一拐不远就是“皇城根遗址公园”。说是公园,其实就是两条路中间一条宽些的绿化带。倒是正合吾意,我兴冲冲走了进去。

 

    垂柳,白杨,青松,银杏。花香早已逝去的丁香,花香月月持续的月季。长椅,凉亭,曲径通幽,鸟鸣啁啾。阳光透过半浓半淡的尘霾懒洋洋播洒下来,我不由得懒洋洋放慢了脚步。紧张活动后的休憩真叫惬意,休说皇城根遗址公园,即使天根戈壁滩都能让我眉开眼笑。我恨不得弯腰吻一口坐着小手推车从身旁经过的可爱的婴儿,更想伸臂拥抱骄傲得像斗胜的小公鸡似的漂亮少女。但终究作罢,一个外地来的半大老头儿,吓哭人家怎么办?

 

    走了二十来分钟,走到头了。前面一路横陈。隔路打量,对面怎么看也没有“可续性”了。却又不甘心马上回头。于是右拐,沿路前行。还好,路旁建筑以旧民居样式居多。片刻,见得一座王府或寺院风格的古建筑,墙上嵌有文物保护单位铜匾。由于爬山虎遮掩,只看出“僧格林沁”字样。僧格林沁?这位清末蒙古族亲王虽然终生与农民起义军作对,但他毕竟曾在大沽炮台轰跑了英法舰队。加上铜匾旁边的大门柱上挂着写有东城区教育委员会某部门的白底黑字长木牌,而我又正好是教育工作者,一家人,遂趁门卫低头喝茶之机大模大样走了进去。

 

    果是王府建筑,宽大的四合院,正房雕梁画栋,厢房画栋雕梁,尽皆粉刷一新,窗明几净。院内假山喷水,花木扶疏。不坏,亲王比教授阔多了。钻过左侧月亮门,里面有几株我没见过的树,树上结的果颇像孙猴子当年偷吃的人参果。据说吃人参果可保长生不老,我虽已老了,但老了长生也好。是不是该偷摘一个尝尝呢?猴子摘得,人摘不得?正迟疑间,忽然有人问“你找谁?”抬头一看,眼前站着一位四十光景的男性,标准的官员夏季常服:熨烫过的白衬衫,带裤线的藏青西裤,头发条分缕析,油光锃亮,和脚上的黑皮鞋相映生辉。肚皮介于微凸与半凸之间,表情介于威严与恭顺之间。给我的总体印象可以概括为四个字:煞有介事。典型的处长形象。我坦言相告:不找谁,进来看看。“如果不找谁,还是请您出去,这里是办公地点……”他陡然收起温顺,尽显威严。不过语气还是客气的,并且用的是敬语“您”。看来此君愈发是处长了。厅司局长日理万机,无暇管这等小事,科长上挤下压焦头烂额,无此闲心,惟独处长有时间在细节上表现自己的敬业或权威。我不甘心出去,说想看看什么树什么果。他以迎宾小姐的姿势伸出胳膊:“您就别看是什么果了,请请,请您出去……”他后退一步,让我先走。我当然不是省油的灯:“您先走,别像押着我似的”。他倒还恭顺:“好好,您押着我!”这么着,我“押”着这位“处长”往外走。他边走边问“是门卫让您进来的?”我说您千万别追究门卫的责任,是我自己悄悄溜进来的。随即,借着昨天研讨会上的余威,以发言的语气开导“处长”:如今不是冷战时代了,也不是“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时期了,人与人之间还是多一分友爱少一分戒心为好……。他不再言语,兀自快步朝一辆黛蓝色“宝马”商务车走去。我身后随之响起轻快的引擎声……

 

    前后不出两分钟,却使得我半个上午的美好心情变得不那么美好了。我扭头走回,走回刚才走来的“皇城根”。有点累了,坐在树荫下形状如一大摊牛屎的不锈钢扁球上休息。谁错了呢?“处长”?NO。“处长”在精心维护办公场所的秩序,何况语气、措词和手势都够礼貌客气,无懈可击,无可挑剔。那么是我错了不成?可我又错在哪里呢?我进的是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建筑,既是文物,人皆可览。就算我心怀不轨想偷“人参果”,但毕竟没付诸实施,何错之有?何况我进的又不是公安委员会军事委员会而是教育委员会——教育工作者进教育委员会,岂非理所当然?

 

    我继续思索。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处长”错了,而且偏偏错在他的“客气”。那分明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客气,是隐约带有“皇城根”意识的客气——二十一世纪的他没准还在“皇城根”下。说白了,我不接受“处长”。

  评论这张
 
阅读(149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