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考研:惊心动魄的七个字  

2012-01-30 10:21: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考研:惊心动魄的七个字

 

    大半生过去了。借用王道乾译玛格丽特·杜拉斯《情人》开篇第一句话:“我已经老了”。老了,往往意味一个人已不再满怀激情眺望喷薄欲出的朝日,而更多地留恋西方天际那缕淡淡的夕晖。抑或,他已开始自觉不自觉地频频回顾来时路上所经历的人与事。至少我已经到了这样的人生阶段。而当我回顾的时候,每每生出这样的感慨:迄今为止自己最大的幸运,莫过于有幸接触并受惠于许多高洁的灵魂。这里只说其一。

 

    时间要回溯到一九七五年。吉林大学毕业后我自愿南下广州。想不到报到单位却是一家航务工程设计研究院,在那里的小情报室翻译科技资料。因“文革”只学过初一代数的我要面对许多全然莫名其妙的数理化原理和活见鬼的水泥承重系数。你完全可以想像这对于一个去花城寻梦的文学青年打击是多么沉重。毫不夸张地说,那三四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最徒劳的岁月。求告无门,万念俱灰。但觉苦海无边,而不知何处是岸。

 

    一九七九年我报考了研究生。那时不比现在,日语方面有硕士学位授予权的只有北大、复旦和我的母校吉林大学三家。我决定投考母校,指望母校收容我这个沦落天涯的回头浪子。因手头几乎没有任何参考书,我就把两块砖头厚的2260页日汉大辞典一页页背将下去。那时毕竟年轻,记忆力较好,背罢掩卷,觉得天底下的日语词汇没有我不知晓的了。披挂上马,奋然出阵。笔试旗开得胜,成绩拔得头筹,口试成绩则要倒数来得快——毕业后三四年我几乎没有讲口语的机会,同留校任教的当年同窗相比,明显差了一截。以致最后出现了这样的场面:主考官用日语问其他四名考官:要,还是不要?沉默有顷。沉默中一位考官缓缓开口:这个人我要定了!

 

    “这个人我要定了”——就因了这七个字,我的人生指针实现了一百八十度转弯,从此指向光荣与梦想。就因了这七个字,我在“生还是死,这是个问题”之际得以死里逃生。难怪后来一位室友在告诉我这一录取细节后补充一句:“你小子,好险啊!”那真是惊心动魄的七个字。而说出这七个字的考官,就是我的导师、恩师。那年他六十五岁。

 

    如今回想起来,同专业知识以至治学方法相比,恩师对我的影响主要在人格方面。恩师当年是作为“满洲国”未来精英被派去日本留学的,从高中到大学留日八载。而回国后即投入反满抗日运动,被关东军投入监狱,过电、灌辣椒水、坐老虎凳;抗战胜利后曾任国民党长春市党部书记,据说受过蒋介石的接见,但在目睹国民党腐败之后转而暗中帮助共产党,又被国民党投入监狱;“文革”十年宁可自己置身险境而拒绝检举揭发,不屑于同趋炎附势落井下石的丑类为伍——恩师毕生以追求真理与正义为己任,温文尔雅而铁骨铮铮,在任何情况下都守护了自己看重的气节、操守与良知。可以说,恩师以那七个字改变了我的生命之舟的航向,以其铮铮铁骨铸就的人格魅力为我确立了生命航程的坐标。

 

    恩师于一九九四年四月遽归道山。尔来十八年矣。黄海夜雨,灯火阑珊,四顾苍茫,音容宛在。在此请允许我写下恩师的三个字姓名:王长新教授。这也是我国最早也是惟一用日文撰写的《日本文学史》作者和《日本学辞典》主编的名字。

  评论这张
 
阅读(278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