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教过的日本女孩  

2011-03-20 21:49: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教过的日本女孩

 

    上个世纪的差不多最后几年,我应邀赴日当“外籍教师”,在长崎县立大学任教三年。教一点“床前明月光”那个程度的中国文化,上几节例如“你昨天晚上和谁约会了”那个层次的基础汉语课。和中国的大学一样,因是文科,学生大部分是女孩子。印象中比东京大阪的纯朴和漂亮。也许因为我当时没这么老,和她们相处得相当不坏,甚至意识不到自己教的是日本学生。上课当中有的女孩子偷吃东西被我瞧见时会朝我做个鬼脸,在校园里从她们身边走过,有时突然喊一声“先生”而随手塞过一块小甜饼什么的。期末偶尔也有成绩较差的女生跑来研究室(日本一个老师一个“研究室”),以可怜的眼神求我“多多关照,以后一定努力”。

 

    让我深受感动的一刻发生我回国前那次期末考试。铃响后我整理好学生交上来的试卷,像往常一样推门离开空了的教室。刚一出门,好几个女孩子忽然围上来,把很大一束鲜花捧到我胸前,下垂的绸带上写着“三年間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感谢三年教诲)。我愣了一下,接过花,看着她们严肃而羞赧的神情,看着一双双真诚的眼睛,心头陡然涌起热流,眼角也略略发热。回到研究室细看绸带,原来绸带下端有那几个女孩子的签名,字很小,一笔一划。我找一个宽口瓶把花插了,小心解下绸带夹在书里。

 

    晚饭后我又来到研究室。学生走了,日本同行不在,非常静。我打开灯,坐在沙发上定定看了一会儿茶几上的花束,然后走到写字台前准备阅卷打分。当我坐下摊开试卷时,意外发现差不多每份试卷的最后都工工整整写了几行字——“林老师,谢谢您了,我会永远记住您的话、您的笑脸”/“您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中国人,通过您我知道了中国。中文我会坚持学下去的,将来一定去中国”/“这学期父母寄钱减少,因打工耽误了很多课,而您亲切地关照了我,我不知有多么感激”……。我一时忘了看答案,只顾一张张翻看试卷最后这几句话。除了少数人用汉语或英语,大部分人是用日语写的。看完我叹了口气,沉思良久,之后用剪刀把那部分小心翼翼剪下来,用大些的信封装了,同样夹进书里。

 

    多么有人情味的女孩子啊!此刻她们已无求于我,几天后我就要返回中国了,不会再教她们了,不会再关照什么了,更谈不上考我的研究生或求我介绍工作。我和她们不在一个城市不在一个国家,此次一别可以说将永远天各一方……

 

    回国十多年了,至今仍有时在夜深人静时分悄悄从书橱里抽出那本书,默默抚摸、凝视那条红绸带和许多已经发黄的字条。眼前很快幻化出那束异国的鲜花,幻化出日本女孩的眼睛。作为之于日本学生的“外籍教师”,此外我还能期望得到什么呢?

 

附记:此次地震、海啸,但愿从长崎远去日本东北地区工作或远嫁到那里的当年的日本女孩平安无事,但愿。

  评论这张
 
阅读(73731)| 评论(3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