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高校:学术造假为何前仆后继  

2011-01-04 16:5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校:学术造假为何前仆后继

 

    [案]这篇文章是外省一位同事发给我的。经本人同意,匿名挂在这里。原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强调大学必须是“净土”,这样我们的社会才有希望。但愿这篇文章对大学回归“净土”多少起一点儿作用。我也愿借此机会,祝愿朱清时院士的南方科技大学在新的一年时来运转。

   

    关于学术造假,可圈可点之处甚多。在当下应该不算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了。当下一些高校表面上高举打击学术不端大旗,但实际上对学术造假“睁只眼,闭只眼”。这样的情势之下,学术不端就有了生存空间,泛滥是必然的。高校原以为造假者掩饰,还在于在学术的泡沫中,高校也是获益的一方,学术成果的申报,带来的是高校在排名、资金等等方面的利好。所以,“面子”和利益互为表里,浑然一体,尝到了甜头的高校的领导者们自然不热衷于打假,而去围追堵截举报行为。

 

    有人或许会想,气泡总有破灭的一天,高校的领导们不怕学术造假、抄袭事件曝光么?事实上,高校已经形成一套固定的推脱法则,即在曝光后,高校委屈万分,陈说学校被造假者骗了,化身受害者赚取舆论同情,以逃避责任。更有甚者,动辄拿出“学术环境”说事,言明学校也是“沧海横流,不得不为”,难道别人做得我做不得。所以,学术不端被捅出来之前,学校是“捂盖子”的帮凶;被揭发之后,学校也可以将责任推给环境推给个人,本身却逍遥法外,不染纤尘。

 

    可以说,现在一些高校本身就成为了学术不端的庇护者。当前学术不端蔓延,高校是主要的责任方之一,因为学校本身就是学术土壤,也是所谓“学术环境”的一部分。其实,当前虽然一些学术规则不合理之外,但法律和道德都是反对学术不端的。作为学术重镇,部分高校助推不良风气,败坏学术风气,却以“受害者”口吻巧言推诿,“委屈”得令人愤怒。

 

    长远来看,校方必将是学术造假的受害者,但为了眼前的利益,还是有高校“饮鸩止渴”,不惜昧着学术良心,打压纠偏行动。要实现学术的良性发展,作为良知守望者的高校就应该放弃“鸵鸟思维”,而不能为了所谓的“脸面”,将未来埋进一堆学术造假的沙子……

 

    上面的这番话似乎说得有些风风火火,让人看着不舒服,很有影射本学院之嫌。其实非也。理由我先按下不表,从小事来谈谈学术造假的产生机制。

 

    一个事物之所以存在,肯定有它的存在土壤。学术造假在近年蓬勃成长,它的“存在土壤”是什么呢?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一个“假”成长出来,打它一通,很暴力很痛快,但是土壤存在,更多的“假”还会前赴后继。

 

    这个“土壤”分为无数层次,我们不妨解剖两个层次来“窥豹一斑”。

 

    先解剖“职称评审”这个层次的土壤。我们的机制决定了,你要上讲师、副教授、教授,靠什么?第一靠论文第二靠关系。这个论文学问就深了。论文要上杂志发表的。我们的杂志是要收费的,还要分为“权威”、“核刊”、“普通刊物”等等,收费是按照这些等级累加的。这时候就会出现一个很诡异的现象:不交钱的好文章无法发表,交钱,尤其能交大钱的文章(且不论其好坏)却能大行其道。我们学院也不在例外。不少文章连基本理论都说不通,照样上来。为什么?交钱了呗。一个作者,费了千辛万苦写出的好文章,别说得到报酬,如果不能跟孔方兄齐头并进,对不起,老老实实扔进字纸篓吧。

 

    杂志要收钱,为什么大家都争先恐后地要去送钱呢?很简单,就是文章带来的长期回报。职称评审的标准就在一个文章上,于是文章等于职称,职称等于工资。这个链条拿我做分析,具体来说是这样的:我回国后,把全副精力投入到教学中,根本没有时间写作。那几年疯狂工作,抓了日语系的教学质量,然而等到申请职称,却因论文数量不够而落选。接下来,我因为重病不能上课,于是写了一堆论文一堆书,花钱四处发表,职称也就顺理成章了,工资也就上来了。两三年后,当年花的钱也就从涨出的工资中回来了。只有我心里清楚,写文章前和写文章后,教学投入的精力大不相同。

 

    我觉得我还是比较自觉的,因为我的文章不抄不偷。我也知道我们有不少老师写文章非常认真。然而这部分老师的自觉不等于全国教师的自觉。事实上,不少劣质的文章靠钱上了杂志,凑足数量后向全社会推出一个又一个对教学缺乏热诚的讲师、副教授乃至教授。

 

    杂志要养活自己,于是向作者收费,作者有功利目的,于是花钱买发表。评审只看论文数量。那种热心于教学,论文不多的老师,日子不会好过。于是教师懒于教学。这一切是顺理成章,根本谈不上惩治机制。这种土壤,要想长出学术不造假的新苗,恐怕困难重重。毕竟:红灯众人过,你敢奈我何?

 

    我要说的第二个层次的“土壤”是学术造假的监督机制。这个机制存在吗?存在,但是基本顶不了大用。我们可以看见网上揭露出来的学术造假,但那只是冰山一角。众矢之的,不得不处理的。小的学术造假,那就多如牛毛。坦诚地说,我们的毕业论文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又有几篇能够不涉及造假呢?我曾经看过几十篇外校的硕士论文,没有一篇不涉及学术造假。我也曾给好几篇论文打不及格,结果学生的导师给我打电话,要求我“高抬贵手”。于是我的手就高抬了。毕竟,我也得考虑那位导师将来对我们学院老师的职称申请的重……

 

  评论这张
 
阅读(38568)| 评论(1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