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2010文化回眸:《独唱团》和“羊羔体”  

2011-01-24 18: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文化回眸:《独唱团》和“羊羔体”

 

    好歹算是个文化人,年终岁尾,总要回头看两眼一年来的文化景观。文化当然是繁荣的,仅文化热点就可捡几箩筐。这里只说两点,一是《独唱团》,二是“羊羔体”。这是因为,二者都多少和我沾边,并且可以从中提取耐人寻味的某种信息或某种教训。

 

    说实话,倘若不是因为《独唱团》里面有我一篇《为了破碎的鸡蛋》,以我这样的年纪,未必特意买这本书。而此刻这本书就在我的案头:牛皮纸,一色黑字。下端密密麻麻,颇有范氏墨味的“独唱团”三个字孤独地悬在右上角,犹如沙漠上空三个不明飞行物。而我更对牛皮纸有兴致。粗糙的质感,古旧的气息。注视时间里,脑海倏然浮现出儿时乡下老屋的对开板门和木格窗棂贴了一年的窗纸。很难想像出自作为时尚符号的韩寒之手。但就是这样一本一百多页的书半年来始终摆在市区书城和机场书摊抢眼的位置,名列畅销书榜。平心而论,我并不认为书中文字的艺术性多么炉火纯青,内容更谈不上多么振聋发聩石破天惊,作者阵容也未必光彩夺目虎虎生威。然而这本牛皮纸做封面的书硬是这么“牛”,“独唱团”硬是引起了此起彼伏的合唱之声。为什么呢?

 

    韩寒因素当然是第一位的。纵使一切原封不动,而若主编署以敝人姓名,不用说,书也将如沙漠里的泉水,刚涌出来就渗进去不见了。但不仅仅这一个原因,我想此外至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它为这个平庸的年代提供了——尽管不一定高明和正确——精神的另一种存在形式。套用那位伟大思想家的话说,玫瑰花和紫罗兰在这里并没散发出同样的芳香。毫无疑问,精神的存在形式不可定于一尊,芳香越多越好,调子越杂越好,无论是合唱还是独唱,无论是主流还是边缘。惟其如此,这个世界才会千变万化赏心悦目。事实上这种精神的独唱或其边缘存在形式也使无数读者产生了共鸣。

 

    与此相比,由中国作协主持评选的鲁迅文学奖显然处于主流位置,但“羊羔体”的出现表明,人们对主流作派并不买账。作为获奖者之一的武汉市委纪委书记车延高同志为此感到委屈:“如果官员都不热爱文化,不是好事。”他举例说,唐太宗李世民、女皇武则天写过诗,毛泽东、周恩来、陈毅也写过诗,国外的丘吉尔、密特朗也都写过文学作品。言外之意,为什么我一个小小的局级纪委书记写诗——每天早上五点四十分苦苦写到七点四十分——就写出了毛病、写出了什么“羊羔体”呢?不错,车延高说的句句属实。作为官员,热爱文化、热爱文学、热爱诗比热爱钱财酒色不知好多少倍。我也认为一个人只要还热爱文学,就不会坏到哪里去。风雅总比“风流”好,写诗总比写“局长日记”好。问题显然不在这里。换言之,车延高诗写的好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该在这样一个时代的这样一个时期获奖——人们普遍担忧官员获奖会有损鲁迅文学奖的公正性和严肃性,有辱鲁迅二字的喻义。这里面诚然有“向往温暖”、向往纯洁的善良愿望,但深层次的原因恐怕在于人们对于官员坚定而执拗的不信任。也就是说,“羊羔体”不过是“沉默的羔羊”一次集体情绪释放,车延高不过是“替罪羊”罢了。而这能怪国民或老百姓们偏执吗?

 

    在这个意义上,《独唱团》也罢“羊羔体”也好,其中包含的信息已然超越了文化、文化热点本身,而透示出了社会热点问题。

 

    为政临民,可不慎乎?

  评论这张
 
阅读(789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