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一位大学生眼中的大学老师:教师正在堕落?…  

2010-07-19 09: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大学生眼中的大学老师:教师正在堕落?!

 

  这篇文章的作者“麻雀”是天津一所大学的大学生。他就中国教育问题分四个部分给我写了一封长信。挂在这里的是第一部分,标题是我加的。文章从小学教师切入过渡到大学教师,从理工科教授到文科教授,从普通教师到校长,列举事例说明“教师正在堕落”。作为大学教师、教授中的一分子,看得我怵目惊心。尽管并非所有教师都这样,但这样的现象的确值得每个身为教师的人思考以至自省、自警、自重。是的,教师的堕落是最可怕的堕落——“士大夫之无耻,是为国耻”!

 

  中国教育,这是一个不断被人们提及、讨论、批评,却又始终无所改变的问题。身为一个大学生,麻雀我对于教育也有话想说;麻雀虽然鸣微言轻,不足入大家之耳,更无力去改变现实,但我始终以为将自己心中的看法如实地说出是极为必要的,哪怕只对于我自己。

 

  先来说说教师好了。麻雀的家庭与教育工作渊源颇深,身边也有许多敏锐正直的朋友,因此对于教育工作者们时下的状态比较了解,而提到教育工作者,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教师。教师正在堕落。作为我,其实很不愿意说出这样残酷的话,但事实确实如此。中国教师的堕落究竟是从何开始的,我说不好,也并不想去深究。令我吃惊的是,为什么时至今日大家才开始关心教师队伍的素质,我曾亲眼看到自己小学时代的某位临班班主任当着孩子的面向家长所要贿赂,当学生家长机警而迅捷的将一件衬衫塞给那位教师的时候,刚刚还在批评学生的教师立刻笑逐颜开,一边拍着孩子的头一边向家长说着‘放心’之类的客套话,家长的表情也由刚才的一脸紧张变得放松惬意起来,那场面简直像是在演川剧,至于那孩子的反应我倒是记不清了,毕竟已经过去了十多年。

 

  如果说从十多年前小学教师就开始堕落,那么时至今日大学教授们的堕落恐怕也就不那么令人惊讶了。我的一位朋友不久前曾经向我诉说了几件关于他们学校教授的事,那位朋友就读于一所小用名气的工科院校,那里有位号称学科精英的教授带着几名系里的学生一起搞科研项目,在过程中却侵吞了大笔的研究经费,还将学生的成果据为己有;终于,一名研究生不堪忍受,在校内网上披露了此事,并向校领导要求‘给个说法’,校领导的办事效率也真是高,很快就给了这学生一个说法——警告处分。不但如此,还将其他参与此次科研的学生一一唤至办公室悉心叮嘱:切不可对名教授进行无中生有的诽谤,否则那名研究生就是前车之鉴……得得!

 

  大学教师与学生之间的人情帐也越来越乱,朋友对我说在他们学校,只要跟老师关系的学生考试就断没有挂科的可能,甚至出现了这样的现象:与教师关系好的学生哪怕只考了三四十分,也能被教师以各种手段把分数撩过及格线;相反,平日里要是得罪了教师,哪怕考了五十九分,教师也绝对不会伸手帮忙。当然,也有不少聪明的学生知道如何补救,给老师递上一条烟,请老师吃上一顿饭,还美其名曰谢师宴,实在不行还有红彤彤的毛主席肖像画可送,于是八面玲珑皆大欢喜矣。要真是君子之交,那也无话可说,咱们也经常会请要好的师长吃顿饭什么的,可是那些送礼送钱满脸堆笑的学生们一旦过了考试,就开始大骂那教师如何不是东西,看着真叫人肠胃不适。但按我朋友的说法不这样有能如何呢,教授侵吞研究经费,学生送礼在如今的大学里已不再新鲜,一如考试作弊。

 

  另外,如今很多工科的大学教授根本没有将主要精力放在教书上。我的另一位理科朋友跟我说在他们学校教授们几乎个个在外面都另有工作,根本就不拿教书当回事儿,无非是到了上课的点儿,来教室里露个面讲上几句课,一到下课便无影无踪,学生们想问个问题都找不到人。干什么走得那么快?给企业当技术顾问赚钱去了。赚钱要紧,迟到了可不行啊!更有甚者,带学生到自己‘就职’的企业去干活,美其名曰‘实践工作’;既然是工作,就应该有酬劳吧,可等干完了活拿到的报酬却是一分钱也不肯给学生,有的还要让学生请他的客呢!理由?明摆着:“我让你见识了核心技术,开阔了眼界、锻炼了你的动手能力,帮你积累了工作经验云云。”冠冕堂皇,数不胜数。其实哪有这么简单!企业的核心技术属于商业机密,别说是学生,就是教授自己也未必能见的到,据我了解大部分学生在教授就职企业所做的工作无非就是照着教授给的图纸给机器焊个电路板、紧紧螺丝之类的杂事;几乎任何一所有理工科学校的实验室里都可以进行焊接电路的实验,加上紧螺丝之类的任务…..很难看出这‘核心技术’核心在哪里,说到底无非是想把学生拉去做免费劳动力罢了。这样的所谓实践既无益与学生能力的提升,也对教学工作毫无帮助——因为有些教授担心自己的学生将来学有所成会从企业那里抢走自己的饭碗,所以他们都在教学中有所保留,以免学生能力过强,这已经成为了理工科教学的一大阻力;若说有什么好处,只能是教授的钱包变鼓了而已。

 

  有人会说,这说不定是个别学校的个别现象,连我的朋友也对我说,相比于理工科,文科教师的状况似乎好很多。毕竟是文人,有风骨,知廉耻。很遗憾,事实并非如此。我所在的学校偏重文科,或许是麻雀前世修德,我所认识的老师大都是正人君子;但尽管如此,我依然可以窥见在文科教师行列中的一些问题。如果说现在有一些理工科教授是‘财迷’、‘钱迷’的话,那么一部分文科教授正在变为‘权迷’、‘官迷’。不得不承认,如今文科领域里学术斗争非常激烈,一个学术问题往往引来众多教授各抒己见,争执不休,以至于令人怀疑这个问题是否真的有那么复杂,需要这么多人来讨论;从结果上看,越研究越混乱的情况也是有的,近些年来大学教授里涌出一批搞红学的、研究张爱玲的,其数量恐怕远超该学术领域实际需要的人才量,也就是说这其中有人就是在浑水摸鱼,以求靠一些学术垃圾来提升自己在校内的地位。有时我会想起自己小时候看到的一部动画,写两个知名生物学家发现了苍蝇却不认识,各自想把这一发现据为己有以提升学术地位,他们用希腊文给苍蝇命名,并互相撰文攻击对方的学术成果,并对提出不同意见的后辈给予打击,最后居然搅得大众都不知道苍蝇到底是什么了,看看今日文坛和学术界,我总觉得有点相像。

 

  另外就是我刚提过的官迷,如今越来越越多的大学教授和校长们希望自己能在仕途上有所收获,他们不关心教学工作,反倒是热衷于权术,弄得大学越来越不像是做学问的地方,进来一些领导似乎又迷恋上请比自己地位更高的领导来助威,于是只要本学校哪位学生做了大官,学校领导就乐得不行,仿佛是自己的学生得了诺贝尔文学奖,非要把大官请到学校里来讲个话,好给学校长长脸;逢此状况多半还会要求年级每个班都指派一定数量的学生去凑数,以至于台上领导极不情愿的哭丧着脸讲些毫无意义的废话(显然人家也不愿意来),台下一帮学生同样哭丧着脸,连打个瞌睡都不成,完全走的是官场形式主义的那一套。这样究竟能给学校长什么样的脸,麻雀我可是理解不了。还有的教授一人兼着四五个系系主任的头衔,但开会的时候却总不见人,根本不知道他带着这些头衔有没有在干正事。更糟的是,这种状况正在向下蔓延,蔓延到每一个学生的脑子里,如果大学生从师长那里学到的不是如何做人,而是如何升官,那实在是一件可怕的事。

 

  其实不光是‘一本’的大学教授,连不少二本、三本的教师们也都在学校以外另谋职业,不光大学,小学、中学,各个级别的教师近年来都愈发变得生财有道,教学无方。很多中小学教师在学期内讲课很慢,为的是逼迫学生参加他的暑假补习班,还有的老师让学生周末参加有偿的特别辅导,并许诺将重要考试的题目透给学生,这样一来,没参加补习班的学生成绩自然会受到影响,以至于补习班的生意总是格外红火,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据我所知这本身就违背国家对于教师的行业规定。况且,如今教师的待遇不好真要是做点兼职补贴家用其实也可以理解,但关键是你要把本周工作做到位才行;退一万步讲,就算只把教师当做‘第二职业’也要干得像那么回事才行吧,有些教师把它当做白拿钱而不用操心的‘铁饭碗’,这样对得起‘教师’二字吗?更令人无奈的是,若只是小学、中学的个别教师有如此行为还可以忍受,但现在的情况居然是相当多的大学教授加入到这个队伍里来,而且还渐渐充当了主力军的角色,那可是大学教授啊!在古代,那就是士大夫,是国家最高级的栋梁之才。吾闻:‘士大夫之无耻,是为国耻。’又曾闻:‘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可如今呢?在中国最高等的学府里,敢讲真话的学生遭受处分,而无良教师却能凭借关系在领导的庇护下恣意妄为;学院里充斥着官场的气息,学术权威四处横行,完全不给年轻教师机会,青年教师只有通过各种曾经不齿的手段谋求发展,最后成为新一代‘不学无术’的学术权威……‘当大学教师堕落到头的时候,他就当上教授了。’这是我一位朋友的气话,我很想反驳,可说出来的话却总显得有点儿底气不足。我承认,在我心里正担心着他的话是否会在未来的中国成为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56104)| 评论(7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