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答《南风窗》II:村上春树:“高墙”倒后怎么…  

2009-10-12 08:2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南风窗》:村上春树:“高墙”倒后怎么办

 

1、中国近20年出现“村上热”,尤其是在青少年群体。在2008年5月至6月,日本筑波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王海蓝以中国内地11座城市的22所大学3000名学生为对象,调查他们对村上作品的阅读情况。结果显示,选择“揭示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年轻人的心理变化,容易与作品产生共鸣”这一选项的达到63%。您对这个调查结果有何看法?能否从村上作品的接受与阅读解读一下社会转型期中的中国年轻人的心理变化? 对比日本的年轻人呢?

——那是一次很认真的调查,取得了直接来自读者的第一手资料,这是难能可贵的。我在今年3月12日《朝日新闻》上读到了有关报道。就这一调查结果而言,我想还是妥当的。它反应了中国“村上热”的一个原因,也同我七年前所做的问卷调查中选择率最高的“提供了认识世界和生活的另一种视角和方法”这一结果有相通之处。从中的确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窥见村上热同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中国年轻人心理变化相呼应或共振的轨迹。至少,村上热不可能在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大面积出现,而只能出现在新时期。但细想之下——近来我重新思考了这个问题——好像也不宜过分强调这种共振效应。毫无疑问,社会转型是当今中国面临的一大主题,成功与否直接关系三十年改革开放成果的存废和中国的未来走向。社会转型的目标之一,就是建立一个以自由、理性、个人权利以及文明秩序为支撑的现代核心价值观。但村上作品在诉求个人自由和权利的同时,又含有后现代因素,例如对理性、意义、价值和体制、秩序的解构或消解。而没有在制度安排和个人自由即“高墙与鸡蛋”之间找出平衡点。也就是说,并没有提供中国社会转型所需要的现代核心价值观。说得极端些,村上的问题在于:消解了意义和体制之后怎么办?换言之,推倒高墙或许并不错,但推倒之后怎么办?毕竟这个世界不能没有墙,没有墙也就无所谓蛋。依我之见,村上作品引起读者共鸣的有可能更是其他东西,例如它所传达的现代都市中人的虚无性、疏离性、孤独感和命运的不确定性,以及它所发掘的尊严、良知、爱心等跨越时代、跨越民族和国家的“人类性”。这点既是吸引日本年轻人的心灵“疗愈”(いやし)元素,又是为中国读者所共有的主要因子。就这点而言,即使改革开放前也能够为作为个体的中国读者所接受。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还是多几种视角为好。这也是我阅读大量读者来信和博客留言所获得的一个启示。

 

2、中日属于同一个文化圈,中日文化的交融是源远流长的;而在近代以来,日本在政治和经济上曾极力地“脱亚入欧”,美国因素亦渗入日本的政治、经济和生活等各个方面。那么,从日本文学来看,这些因素对日本人有着怎样的影响?

——中日交往诚然源远流长,但说到文化的交融,明治维新前一千多年时间里,基本是日本单方面接受中国文化,是吃中国文化乳汁长大的,谈不上交融。那期间日本对中国、中国文化满怀尊崇之情。转变主要始于1840年开始的鸦片战争和1894年开始的甲午战争。因中国相继战败,日本转而采取明显的蔑视以至敌视中国、中国人的态度,前恭后倨,判若两人。这种对于中国的优越感,成为其民族意识显在或潜在的一个组成部分,自然反映在文学作品中,而文学作品又反作用于其民族意识,即使1945年投降后直到现在都未能从中彻底摆脱出来。惟其如此,才对当今中国的崛起产生格外复杂的心境。相比之下,美国元素战后开始作为强势文化渗入日本各个领域。文学方面也程度不同地开始接受自由、民主、平等和个人权利等西方理念。村上文学就是个典型例子。而村上文学又在潜移默化之中,给读者以影响,使得其进一步接受由此生成的美国大众文化及其生活方式。

 

3、您和日本同行讨论过中国当代文学为何没能 “热” 在日本的问题吗(是中国当代文学的问题、翻译者的问题,还是日本的中国当代文学研究者在日本民众中缺少话语权,抑或是日本读者对中国当代文学没有兴趣,甚至有意无意地无视/抵制/贬低的问题?)?您觉得中国当代文学作品如何才能走进更多的日本读者视野中呢?

——同美国等西方当代文学相比,中国当代文学在日本的影响简直太小了。在大书店,和韩国文学等国家的文学挤在半个书架上,而且还不如韩国文学。除了十几年前旅英华裔作家张戎的《野天鹅》(Wild Swan)——那已不能算是中国当代文学——和几年前卫慧的《上海宝贝》(卖了二三十万册),包括莫言在内,基本没有在日本走红的中国作家,一本书翻译出来能印三千册就不错了。文学在日本已商业化,出版社出书就是为了赚钱,所以很难说人家有意抵制或贬低我们。问题主要在我们这边。或许多少受特定的意识形态和体制影响的关系,我们很多作品缺乏超越性的文学想像力和超越性的人性诉求,价值诉求——不在这点上有所突破,我想很难走进日本读者视野。我的一个遗憾,就是中国至今没出现一位足以同村上春树相抗衡的作家。

                                                        (采访者:李莹)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