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东北人的热情以及赵本山小沈阳的功过  

2009-09-14 08:3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北人的热情以及赵本山小沈阳的功过

 

  即使不看电视剧《闯关东》,一般人也知晓东北人和山东人的特殊关联:上查祖宗三代,至少一半东北人的根在山东。我也如此。祖籍登州府(今烟台)蓬莱县,生于长春市九台县。而我身份认同的困惑也由此而来。依籍贯之说,我是山东人;以出生地而言,我是东北人。或者,在东北我是山东人,在山东我是东北人。就我自己的心情来说,近年来由于寻根意识和实际身居山东的关系,我倾向于称自己是山东人。但此外还有一个我不太愿意说出口的原因,那就是我有时好像不怎么喜欢东北人,一如有时候我身为中国人却又不怎么喜欢中国人。

 

  为什么喜欢不来东北人呢?或许你问莫非因为赵本山“小沈阳”师徒四处表演“拉低了”东北文化?我固然不认为赵本山他们一定拉高了东北文化,却也不认为相反。至少人家增加了东北俗文化的“存在感”,使得东北方言风行江南塞北。咋啦?只许国人跟着港澳台开口闭口“的士/ 埋单 / 搞定 / 好可爱哦”,甚至照搬日语中的“人气 / 物语 / 卡瓦依 / 哆啦A梦”,而不许跟着东北人讲“咋啦 / 忽悠/ 这疙瘩 / 小样”——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东北人咋啦,小样!

 

  正如古希腊英雄往往因其优点导致悲剧,我之所以有时不喜欢东北老乡,细想之下,未必因为他们的缺点,恰恰相反,而可能因为他们的优点。比如他们的热情。笑比哭好,美比丑好,热情比冷淡好,这是谁都认可的常识。而我受不了或喜欢不来的却正是东北人的热情。若干年前回东北省亲,每次遇上在村镇工作的中小学同学,保准被拽去镇上最好的餐馆找一帮人喝酒。那可不是一般喝法。喝啤酒不是论瓶论扎(Jug),而是论盆论箱——略小于半平方公里的桌面中央置一大塑料盆,盆中倒满啤酒,若干大盘菜肴众星捧月一般围啤酒盆摆定。但见众人用带把的或不带把的玻璃杯塑料杯搪瓷杯任意从盆中舀用,稍一客气就有人代为舀来,全然懈怠不得。结果汤中有酒,酒中有汤,汤酒浑融一体,上面浮着油花葱花口水花或什么花,端的怵目惊心不寒而栗。若干盆——如今倒是论箱了——喝干仍不算完,往下仍有若干瓶白干引颈待干。直到最后喝得人人语无伦次嘴斜眼歪,有的头垂椅背,有的屈身桌下,有的手扶马桶……。或者你提议说明情由适当拒绝不就行了。不不,那是行不通的,因为在性质上那不是酒,而是热情。酒或能拒绝,热情是万万拒绝不得的。拒绝即意味绝交,意味自己瞧不起朋友——“你以为你是谁,小样!”

 

  如何,东北人的热情非同小可吧?不过办法也还是有的。那就是回避。不在“危险”场所走动,不打招呼。后来就连大学同学也不联系了。外出旅游或开会,即便明知东北同窗就在那座城市甚至相距宾馆不远,我也硬是不打电话。如此回避下来,已有几年没遭遇东北人的热情了。

 

  重新遭遇东北人或东北人式的热情,是在今年火一样热的夏天。哈尔滨一所大学找我前去举办学术讲座。敝人虽然基本不学无术,但对学术讲座一般不怕,怕的是那里的“热情”,犹豫好一阵子才答应下来。下飞机刚到出口,即有一位极高大且极热情的男士——高大的人大多较为傲慢,此君不然——将我迎入车中。小汽车沿着直得仿佛直冲月球的高速公路飞一般驶到校内宾馆门前。入住当晚即应邀受用该校特产。大学居然有特产?我先吃了一惊。原来这所大学设有生物系,以高端生物技术自制酸菜自酿白酒,味道果然特殊。酸菜越吃越不酸,白酒越喝越不醉。依我看,比茅台还神奇许多。而且,我一说我不胜酒力,主人便道但请随意。翌日下午演讲,上午我要准备讲稿,中午我想休息片刻,遂说午餐由我自行解决,主人偏偏不允,我心里暗暗叫苦。不料对方甚是乖觉,11:30即来开饭,不到12:30即让我上楼随意歇息。下午讲罢,晚间又是宴请,又有作为该校特产的白酒,只是牌子换了(牌名就不说了,免去广告之嫌)。我边喝边想,不愧是大学佳酿,味道都有一股学府味儿,醇厚得很。假使酒都交给大学酿造或监制该有多妙!正想着,大家齐刷刷向我敬酒,敬酒者无不主动一饮而尽,而作为客人的我只消随意即可。第三日拉我去游太阳岛,去看中央大街俄罗斯古建筑,中午经典俄式西餐,晚间正宗东北“杀猪菜”,酒仍随意。

 

  于是我明白了,热情的极致是随意。

 

  现在我仍怀念此次东北人的热情,怀念那所综合大学生物系酿造的酒,后悔没厚脸皮讨一瓶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180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