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答记者问II:世间为何无傅雷  

2009-02-02 10: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记者问II:世间为何无傅雷

 

1、傅雷是中国翻译界的大家,他的经典译作一直影响至今,改革开放之后,我们的外国文学作品翻译空前繁荣,但在傅雷之后,或有几部译著堪与傅译比肩,但像傅雷那样倾其毕生精力从事文学翻译事业,其译文在母语中成为典范的大师,在当下却几乎没有,这是为什么呢?

——我以为,一个重要原因是,傅雷那一代文学大家虽然生于传统文化衰落之时,但尚未断裂,因此他们大多有家学渊源,从小受过严格的国学教育,然后才被送入新式学校以至游学海外,因此中外文功底都极其深厚。而由上个世纪中叶开始,传统文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处于断裂状态,书香门第和士大夫家庭土崩瓦解,以致后来者“天生营养不足”。就文学翻译而言,外文再好——事实上今天外文呱呱叫的人也数不胜数——而若没有中文积淀,那也是无法出精品的。这也正是时下很多译作生涩拗口令人无法卒读的主要原因。

 

2、在中国当下的市场环境下,一切都很浮躁和急功近利,做职业翻译家,是不是连温饱都解决不了?

——职业翻译家笃定要饥寒交迫。别说职业翻译家,副业翻译家都很难。比如在我供职的大学这个行当,翻译作品很难被视为正儿八经的成果,无法进入主流评价体系。我提教授也同样靠的是学术论文,如果只拿《挪威的森林》送审,肯定被领导和同行笑掉大牙。这也是翻译人才青黄不接的一个原因。我能一直坚持搞翻译,莫如说是个例外——当年同窗诸君或逐鹿中原加官进爵,或商海扬帆腰缠万贯,深更半夜枯守孤灯搜肠刮肚一个个吐字的,只我这么一个傻瓜蛋。

 

3、翻译的一个基本原则“信、达、雅”,读者认为你在“雅”方面做得尤其卓越,你认为在这方面是否最具有优势?我们知道你的中国文学功底很厚,文字感觉很好,这些是否都是翻译工作的核心竞争力?你认为好的翻译到底应该达到一种什么样的境界?

——说句实话吧,日本文学翻译方面还没有人和我竞争,一来总体上大家较为认同我的翻译水准 ——那东西不是自己吹出来的,更不是别人抵毁得了的,五十几本白纸黑字放在那里——二来前面也说了,翻译是个未被大学纳入主流评价体系的苦活儿,人家没心思和我竞争,好活儿有的是。至于文学翻译的最高境界,我认为是钱钟书说的“化境”,即鬼斧神工出神入化,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给人以文字、文学特有的审美愉悦。最可怕的是以貌似准确的说明文文体置换文学文体,枯燥无味,全无文学性可言。

 

4、你一直在高校从事翻译人才的培养工作,眼下的翻译人才你认为最缺乏的素质是什么?你对自己所带的翻译研究生会有些什么期许?

——说得极端些,我可以较为轻松地带出一百个硕士加十个博士,却无法带出一个高水平文学翻译人才。这是因为,撰写论文——硕士论文也好博士论文也好——总体上是个技术活,可以操作;而文学翻译是个艺术活,需要艺术悟性,而艺术悟性在很大程度上是娘胎里带来的,是无法传授或自己苦练出来的东西。这种艺术悟性恰恰是眼下许多翻译者所缺少的,大多表现为“无知者无畏”。我对自己所带研究生的最大期许是培养出能够取代我——我已经老了——的文学翻译人才。任何一片树叶都要枯黄飘落。当老叶离树之际,其柄基有小小的芽苞诞生——教师之乐,莫过于此。

 

5、这几年,经典电视剧像《红楼梦》、《三国演义》等都在重拍,西方某些翻译理论家也认为,一部经典外国文学作品应该每隔二十年重新翻译一遍,你认为,经典文学作品有必要重新翻译吗?随着市场化的竞争,读者会像消费其他产品一样,享有更多版本的选择吗?

——说起来,村上本人也是个翻译家,他近几年就重译了《麦田守望者》,《了不起的盖茨比》等几种名著——他认为一个译本的保鲜期大约为50年,我赞成这个说法,因为语言本身处于流变之中。在这个意义上,经典有必要重译。但这里面有个重要原则,就是新译要能够在总体上超越旧译。否则,徒然浪费纸张,消耗林木资源。再说,精神产品不同于不断花样翻新的时装。你知道,时装是最没有生命力的。

 

6、  一部外国文学作品的翻译出版是怎么个流程?是不是都是由出版社指定翻译者?

——通常先由出版社向著作权代理公司提出申请,然后进入谈判过程,交付定金(一千至几千美元不等)。至于翻译者的起用和选择,则是出版社的权限,涉日版权也大体如此。

 

7、在市场化的情况下,这些日本作家在中国的走红是否也存在出版社包装宣传方面做出了努力?你个人对翻译作品的精益求精以及对文字的良好感觉,所打造的名气是否也成为畅销的原因?

——日前作家出版社向我约稿,谈到这样一个问题:渡边淳一和村上春树都有畅销因素,但渡边的《失乐园》等等为什么没有长期畅销而村上则势头未减呢?那位编辑认为一个很主要的原因就是村上作品始终由同一个人翻译和同一家出版社出版,同一个人翻译保证了文体或风格的统一,有利于培养固定读者层,同一家出版社出版保证营销策划的连续性,有助于形成群体优势,而不是散兵游勇“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或像“敢死队”那样孤注一掷。

 

8、你是从什么时候接触日本文学的?刚开始的印象和现在有区别吗?你觉得诸多的日本作家都在中国大红大紫,比如大江健三郎、川端康成、村上春树等,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

——大江和川端两位似乎还算不上大红大紫。真正长期走红的只有村上。至于原因,上面已经涉及了一些。还有一点就是文字考究。我坚信“言之无文,行之不远”这句古语。无论原作故事多么好,如果翻译得不好,那也是不可能长期走红的。中国人毕竟是李白杜甫的后代,对文字的口味很“刁”。

 

9、中国人一提起日本,情绪很复杂。有非常“仇日”的也有非常“哈日”的,你也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两种心态都表现得极端了,那么年轻人对日本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理性心态?作为翻译家是否也在这方面为他们做些引导?

——必须找到出口。这就需要有超越性、前瞻性的胸怀和姿态。但这很难,因为这不完全取决于我们。举个例子,二三十本村上作品在中国青年人心目一点一滴经年累月培植起来的对日好感,小泉2分钟参拜就可以将其摧毁殆尽。有学者认为,中日关系的真正好转,必须等到中国真正强大那一天,这的确令人深思。

(采访者:山东商报  于海青)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