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答《招商周刊》:大学之三十年与官本位  

2009-02-16 10: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招商周刊》:大学之三十年与官本位

 

 

    七八年改革开放,七九年我开始读研究生,毕业后当老师至今,因此改革开放三十年间我都身在大学,亲眼目睹和切身体察了三十年来大学环境的变化。我是“文革”期间作为工农兵学员上的大学,那时大学老师是管理、改造和批判的对象,管理方面很大程度上由“工宣队”说了算。八二年我当老师后情况大不一样了,行政管理职务主要由教师出任。也就是说,教师由被管理者成了管理者,成了工人阶级队伍中的一员,开始当家作主扬眉吐气,一时颇有教授治校气象。一般教师——即使助教——也能参与讨论制定学校的规章制度,大体可以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学术气氛也很健康和活跃,催生了一大批科研成果。

 

    令人遗憾的是,这种势头并没有顺利保持下去。到了九十年代末尤其进入新世纪以后,大学里的行政权力逐渐得到加强,出任管理职务的教授迅速异化向官场靠拢,有的明确成为正厅级或副部级,高高在上。大小事务、甚至学术事务也由党政联席会议决定,学术委员会(至今绝大多数学校仍无教授委员会)基本形同虚设,普通教师包括教授明显被边缘化。别说教授治校,教授治学都岌岌可危。不仅如此,政府还通过设置各种奖项和课题(项目)直接干预学术研究取向和学术成果评价。不少学校对此心领神会,硬性规定没有课题和奖项者不能申报高级职称,不能这个不能那个。致使学术评价体制趋于教条和僵化,个性化和边缘性学术研究急剧萎缩,学术腐败屡禁不止——我以为,中国的大学只有去官场化,只有摆正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的关系,才能真正健康发展,也才能不负改革开放的时代重托。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