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青岛:呼唤文化品牌  

2008-10-13 08: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岛:呼唤文化品牌

 

    我是1999年从广州的暨南大学投奔青岛的。所以投奔青岛,是因为我喜欢青岛,也是因为青岛同我的祖籍蓬莱同属山东半岛。差不多十年过去了。十年后的现在,我仍不后悔我当初的选择。同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广州相比,青岛民风较为淳朴,市民戒备心不强,说古风犹存也不为过。公共汽车上一般都会主动为老人和抱小孩的妇女让座,农贸市场一般不讨价还价,极少有小偷小摸,街上闲杂人也不多。至于表现在奥帆赛等更大方面的精神文明建设的成就,更是有目共睹,这里就不说了。主要想说一下不足:青岛缺少文化品牌。

 

    不用说,没有人怀疑青岛是一座风景迷人和较为时尚、洗练的城市,同时也没有人愿意承认青岛是一座有很强文化影响力的城市。原因之一,我想可能在于青岛缺少文化品牌。众所周知,青岛之所以在经济上有很强的影响力,主要是因为有不少经济品牌,如海尔、海信、青啤、双星以及许振超所在的青岛港等等。那么文化品牌呢?文化品牌是什么呢?反正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作为文化品牌,刚才说的广州有《南风窗》杂志,有《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北京有《读书》有《新京报》,上海有《萌芽》有《收获》,长沙有《书屋》,兰州有《读者》,就连海口也有叫得响的《天涯》杂志。而我们青岛呢?

 

    文化品牌是一座城市的文化名片。交换名片的时候,人家拿出来了,青岛拿不出来是很尴尬的事情。这种时候总不好搬出海尔电视递一瓶青岛啤酒给人家。也许有人不服气,一口气道出一大堆青岛市民耳熟能详的名称,如青岛国际啤酒节、青岛海洋文化节、崂山旅游文化节、红岛蛤蜊节,以及糖球会、樱花会、湛山庙会等等。当然这也是文化,是城市文化中的市民文化,但它所体现的更多是商业性格甚至只是一种商业操作罢了。而真正的文化品牌,文化名片应该是代表城市精神或城市灵魂的高层次文化。在这个意义上,说得极端些,未尝不可以说青岛没有文化。而一个国家也好一个城市也好,不伴随文化崛起的经济崛起都不能算是真正的崛起。好比一个家庭,就算客厅再豪华甚至马桶是金的,而若没有像样的书房,那个家庭也很难得到多数人的尊敬。

 

    所以,当务之急是打造一两个文化品牌。这样,城市精神才有附丽才有载体。作为建议,冒昧提出两点。

 

    第一是要真正进一步解放思想,创造一个能让人说话、能听得进不同声音的宽松舆论环境。有人说青岛小市民气息很浓,小家子气,没有多少人对形而上的东西感兴趣。例如在北京能办《新京报》,在青岛就办不来,因为办了没人看。这或许是那样的。但长沙能办《书屋》、海口能办《天涯》,总不能说长沙海口市民比青岛市民素质高出一大截吧?何况也还有个引导问题。如果青岛的报纸电视老是莺歌燕舞风花雪月评功摆好自鸣得意,小市民气息不浓也难。这方面《半岛都市报》近来做了努力,第二版“新闻评论”版增加了篇幅和力度,文笔比较犀利,见解富有个性。也就是说,少了人云亦云,多了审视和批评的目光。从中让人感到这座都市开始有了男人的阳刚之气。这其实就是一种城市精神,一种海纳百川自省自信的城市精神。何况,市民也还是喜欢有个性的文章的。我身边就有人说她必看《齐鲁晚报》,因为那上面的评论让她看得痛快。一座城市的精神,说到底,也就是一座城市的个性,一座城市的勇气、良知和思想深度。“半岛”的评论版做好了,慢慢就会成为一个品牌,至少是个品牌栏目。

 

    第二是要有文化上的领军人物。中国也好青岛也好,依我看,最缺的不是专业知识分子,而是敢于对公共事务仗义执言的有文化幅射力的人文知识分子、公共知识分子。这样的知识分子世界上有过,近者如2003年、2004年相继去世的萨义德和苏姗·桑塔格。萨义德一生担当弱势者的喉舌,敢于向权势挑战,“给世界留下了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的巨人背影”。桑塔格一直以“无畏”和“不倦”震撼这个世界,“确立了严厉的知识分子的标准”。中国也不是没有。且不说“五·四”前后李大钊、陈独秀、胡适和鲁迅,即使近半个世纪也曾一再出现,如马寅初、顾准、张志新。“中国几千万知识分子里要是有一百个张志新,张志新就死不了;要是有一千个马寅初、一千个顾准,中国的灾难至少能减少百分之十”(杨志军)。我们青岛同样有过:束星北,刘海军笔下的《束星北档案——一个天才物理学家的命运》中的束星北。这位“集才华、天赋、激情于一身”的“第一才子”(《新京报》),只因其自负与孤傲而成了一次次政治运动和极左思潮瞄准的靶子。死后其志愿捐赠的遗体还被遗忘了半年之久。青岛这座城市不能不对他怀有深深的歉疚。这里我要对刘海军这位《青岛日报》的记者致以由衷的敬意。是他十几年来孜孜不倦的孤独的努力为我们工笔勾勒了一位杰出知识分子的命运轨迹,为我们如实保留了一份珍贵的历史档案和那个惨烈时代的背影。这也使得心怀歉疚的青岛人略感宽慰。刘海军、杨志军、加上以苦难意识和历史责任感写就《中国一九五七》的尤凤伟——这三人程度不同地体现了新时期青岛优秀知识分子的特质,堪称我们青岛较有代表性的公共知识分子。可惜这样的知识分子数量远远不够,还需要为这样的知识分子的成长提供更为宽松的舆论环境。因为这样的知识分子和他们的著作本身就是一座城市的文化名片,是一种文化符号,是城市精神的活的载体。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