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日本人如何对待地震  

2008-06-30 08: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人如何对待地震

 

  一九九五年对于日本绝对是灰色的一年。除了经济仍在泡沫经济破灭后的萧条谷底喘息不止,还连续遭受了战后最惨重的天灾和人祸。一月发生神户大地震(日本称“阪神大震灾”),三月发生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杀人事件。地震摧毁了日本抗震技术的神话,“毒气”终结了日本社会安全的神话。加上经济神话的破灭,使得一九九五年成了日本战后最没神话的三百六十五天。

 

  神户大地震是7.2级强烈地震,发生于一月十七日清晨五时四十六分。也就是说,灾难是在大部分市民仍在睡梦中降临的,加之发生在人口密集的神户市区及其周边地带,损失相当惨重:房屋倒塌十万间,三十万人无家可归,死亡人数最后超过六千四百人。高速公路被拧成“麻花”,新干线铁路由于桥墩倒塌而成了悬空索道。“压在建筑物下面的人由于救援部队路上受阻而得不到及时救援,物资运输不畅,缺粮少水,厕所拥挤,购物排队,状况简直同刚刚战败时无异”(《每日新闻》)。

 

  当时我正在长崎,几乎天天晚上在电视上看现场直播。震灾场面当然令我惊异。还有一点令我惊异的,就是日本人对待突发灾难的态度。面对倒塌的房屋,面对遇难的亲人,面对自身的伤痛,表现得十分冷静,几乎没有眼泪,没有哭声,没有呻吟,只是默默坐着,默默走着,默默做着事,表情中透露的似乎更是无奈和达观。虽说地震损害和伤亡程度比不上我国的唐山大地震和这次四川大地震,虽说日本是地震多发国家因而国民可能心理承受力强,但毕竟是日本自一九二三年关东大地震以来最惨烈的地震,然而日本人表现得竟那般冷静。震后不久我去神户看了地震现场,和在神户幸免于难的一位老同学(地震时他的床忽一下子滑到门口而使得脑袋没有压在倾倒的立柜下面)谈起这点时,他也深有同感,觉得在这种时候看不到眼泪听不到哭声,无论如何都有些不可思议。后来我们倾向于认为:不是日本人不悲痛——不悲痛是不可能的——而是日本人表达悲痛感情的方式和我们有所不同。

 

  村上春树是日本人,也有类似的表现。村上虽然生于京都,但出生不久就迁到神户附近的西宫市,就读的高中就在神户市区,可以说在神户长大的,神户是他的故乡。地震发生时,他从美国东部的塔夫兹大学打电话给住在神户的父母,得知父母平安无事,但房子被毁,遂安排父母住进京都附近的一座公寓楼。三月间利用学校春假回国两个星期,也并没有回神户看看。回国后的九月他倒是为地震后的故乡做了一件善事——为募捐在神户市和芦屋川市图书馆举行自家作品朗读会。会上他也显得相当轻松:“我虽然不擅长在人前讲话,但毕竟是普通人,只是因为一没有演技二不会讲话而不太出头露面罢了。被人拍照我是不愿意的,倒也不是说一拍照就暴跳如雷或咬掉小拇指什么的。”

 

  不过这并不意味他不关注这场故乡大地震。地震无疑伤害了他,带给他无可奈何的失落感,并促使他深入思考:

 

  我认为,一九九五年初发生的两起事件,乃是改变战后日本历史流程(或强有力表明其转向)的事件。这两起事件显示我们生存的世界早已不是坚固和安全的了。我们大多相信自己所踏大地是无可摇撼的,或者无需一一相信而视之为“自明之理”。不料倏然之间,我们的脚下“液状化”了。我们一直相信日本社会较其他国家安全得多,枪支管制严厉,恶性犯罪发生率低。然而某一天突然有人在东京的心脏部位、在地铁车厢内用毒气大肆杀戮。

       

(《村上春树全作品1990——2000第3卷·解题》,讲谈社2003年3月版)

 

  从中不难看出村上对两次天灾人祸思考的深度,对大地震的把握甚至已经超越了天灾本身。但四年后他创作“地震之后”系列短篇时——2000年加入新写的《蜂蜜饼》以《地震的孩子全跳舞》为书名结集出版——态度变得异常冷静,很难看出作品与地震有直接关系,甚至地震这两个字都很少出现。时间固然设定为地震实际发生后的一九九五年二月,但故事舞台都不在神户,甚至远在泰国。如实描写地震的场景几乎无从觅得。六个短篇中,与地震最有关系的算是《青蛙君救东京》,而故事却最为怪诞:主人公从银行下班一进宿舍,但见一只立起高达两米的巨大青蛙正在等他,声音朗朗地告诉他三天后东京将发生大地震:“高速公路四分五裂,地铁土崩瓦解,高架电车翻筋斗,煤气罐车大爆炸,大部分楼房化为一堆瓦砾……死者十五万人哟!”地震的原因在于地底下一只巨大的蚯蚓要皱肚皮,“一皱肚皮就地震”。于是青蛙君要求主人公同它一起钻到地下同蚯蚓搏斗,阻止地震发生。当主人公以自己平庸无能为理由拒绝时,青蛙君口口声声说他是一位真正的男子汉,整个东京城只有他是最可信赖的战友。最终主人公帮助青蛙君战胜了邪恶的蚯蚓,使东京免遭灭顶之灾。

 

  尽管这篇故事如此怪诞,尽管其他几篇和地震没多少关联,尽管村上表现出近乎局外人的冷静,但细读之下,还是可以看出隐约流经其中的主题:只有爱才能使遭受重创的心获得再生,才能使人走出地震心理阴影——《泰国之旅》中,持续恨一个男人三十年之久、恨他在地震中“痛苦不堪地死去”的女主人公,因泰国导游兼出租车司机的好心关照而吐露了不曾向任何人公开的秘密;《蜂蜜饼》中,主人公为保护被电视上的地震场面吓得发抖的小女孩决心同一个离婚的女性即小女孩的母亲结婚;《青蛙君救东京》中,一个从不为人看重的普通银行职员为拯救东京十五万人而不惜拼死一搏……。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