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我也是闯关东人的后代  

2008-04-28 17: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也是闯关东人的后代

 

  虽然忙,但还是看了几集《闯关东》。不容我不看。荧屏上那莽莽苍苍的林海雪原,尤其雪地上冲浪一般飞驰的爬犁,那冰天雪地中孤零零的农家院落,尤其是盘腿坐在炕上面对的矮脚桌和狗皮帽子,让我身上忽而掠过寒风忽而涌起暖意,恍惚回到关东大地上的生身故乡。但更重要的,是我也是闯关东山东人的后代。

 

  具体什么时候闯过去的已无从考证了,反正比朱开山一家早些。因为祖籍地当时还叫登州府蓬莱县——登州府之称1913年废止,至少在那之前,有好几代了。但从我见过的曾祖父和祖父辈的人看来,仍明显带有山东大汉的体魄和气质。高高大大,相貌堂堂,说话如空谷回音,举手投足透出仿佛梁山泊好汉的慓悍之气,往眼前一站,足以给人一种压迫感。身高低于一米八,明显是从我的父辈开始的,而到四九年以后出生的我这一代几十个男性,不但个头降到一米七十左右,而且齐鲁遗民特有的英风豪气也不觉间磨损殆尽,不知是进化还是退化,每每让我觉得愧对先辈。

 

  不光体魄和气质,先辈们实际也有过慓悍之举。看到朱开山一家和“胡子”对阵,不由记起爷爷给我讲过的类似场景。上小学和上大学之前好多年时间我是在爷爷奶奶身边度过的。爷爷读过四年私塾,写一手好字打一手好算盘,干一手好庄稼活。记忆力好,口才也好,时常绘声绘色讲家史中的“亮点”。

 

  讲得次数最多情绪最激昂的有两件事。一件发生在上个世纪初。有一年租种当地程姓财主四十多垧地,收成因天灾而大为减少。东家本应适当减租,但程氏依仗自己在县里当警督,有权有势,强行把仅够一家人糊口的粮食也一并拉走。一气之下,会做木匠活的祖太爷提起一把斧头离家去宽城子(长春市的前身长春府旧称)同程氏打官司。祖太爷有理无钱,就一边打官司一边在城里做木匠活维持生计;程氏有钱无理,只好不断使钱贿赂法院。半年之后,程氏钱接续不上了,法院不再一味偏袒程氏。程氏只好乖乖认输,答应把拉走的粮食送回。祖太爷轻轻一笑:“我这斧柄还没磨出手印你就认输了?我可是想一直和你打到斧柄磨断的!”一个闯关东的外乡农民敢去府城同本地财主打官司并且打赢了,这在当时几乎是破天荒的奇事。于是祖太爷在当地名声大振,家业随之兴旺起来。另一件事就是打“胡子”。一九三一年日本入侵东北后,社会更加动荡不安,“胡子”四处流窜。“胡子”不骚扰穷人,专打大户人家。到我祖太爷那一代时,林家过得相当红火了。院落很大,四角有四个炮楼,加之人丁兴旺,不把“胡子”放在眼里。所以当“胡子”派人要钱时,祖太爷一口拒绝,祖父辈十几个壮小伙子耍枪弄炮气壮如牛。爷爷是老大,枪法极准,曾单枪打下两只野鸭(当两只野鸭飞得同准星成一条直线时,迅速扣动扳机),没准比震三江双枪双鸟还厉害。在爷爷带领下,全家凭依院墙和炮楼,硬是和“胡子”整整打了一天一夜,枪炮齐鸣,硝烟四起,“胡子”死活未能冲进院落。最后因为“胡子”投火点燃了柴草垛,房子起火,全家才不得不像朱开山一家那样撤离。多年积蓄大多丧失,家境从此衰落。

 

  不过按爷爷的说法,幸亏衰落了。否则,四十年代末期闹土改定成分时肯定被定为地主富农什么的,家产被分光事小,弄不好很可能被打个半死,“所以应该感谢‘胡子’那一把火把家烧穷了”。

 

  爷爷还告诉我,当年闯关东路上走失了一股族人,始终没有找到。也是由于这个原因,一二百年来一直恪守同姓不婚的祖训。七十年代中期我毕业去广州工作,偶然认识了一个姓林的广州女孩子,长得相当漂亮,又极会体贴人,在我初到广州人地两生的困难时期给了我很多帮助,可惜同姓不婚这条祖训还是把我和她隔开了。从常识上看,闯关东路上走失的那股族人绝不可能掉头闯到广东,若不追溯到林氏始祖比干,血缘关系可以说是零,但归终只是留下一段青春时代特有的苍凉回忆,什么时候想起都怅然良久。我隐约觉得,这未尝不是山东人那种执著性格的基因所使然。

 

  一百年前祖上闯关东,一百年后我又闯回山东。说起来,这也大概同基因有关。大半生走南闯北,到过那么多地方,惟独山东青岛的一草一木让我产生似曾相识的强烈的归宿感,就像儿时某个梦境忽然再现一样。是啊,祖籍蓬莱和青岛同属山东半岛,一定是祖籍地的先人在冥冥之中发出呼唤,把我唤回了离祖籍不远的青岛——作为闯关东人的后代,闯关东的路程至此才算划上句号。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