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樱花如泼妇和“老不正经”经济学  

2008-04-14 09: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樱花如泼妇和“老不正经”经济学

 

  又是樱花时节。望着满枝满树满沟满坡开得正盛正艳的樱花,脑海倏然浮起长声君的一句话:樱花像泼妇,哗地开了,又哗地落了。妙!

 

  那么,作者是经过怎样的程序由樱花想到泼妇上面来的呢?虽说樱花没有“梨花一枝春带雨”的贵妃之美,可也不至于非被人说成“泼妇”不可嘛。噢,对了,日语有“人中武士花中樱”的说法,武士者,悍男也。由悍男而泼妇,作为思维传递程序倒也不算“乱码”。不管怎样,古今中外,以泼妇喻樱花,长声君怕是第一人。纵然以老虎化黄油渲染爱情的村上春树亦无此神来之笔。

 

  这也是因为我刚刚看完旅日学人李长声的继《东游西话》的第二本随笔集——《四帖半闲话》。书是春风文艺出版社作为“布老虎随笔”之一出版的。另有赵园、陈平原、张承志、止庵等九人。上面引用的是其中一篇开头一句(《又是樱花散落时》)。

 

  不仅此一句,差不多所有篇章都这么幽默俏皮,轻松自如。如他介绍《失乐园》作者渡边淳一搞活日本经济的处方:三千二百万对已婚人口中只要有三分之一搞婚外恋(因婚外恋这劳什子最让人舍得掏腰包),每人一个月多花五万日元,一年下来就是一兆七百亿。日本国民总资产中“七成握在六十岁以上的人手中,可这些人有钱不花。如果他们个个老不正经,大把大把地花钱,日本就活了。我们常常觉得日本男人色,但由此看来,色度还远远不够”(《由失乐园到情爱多元》)。再如他笔下的中国人也耳熟能详的一休和尚,“他还有不少的号,如瞎驴、梦闺,放浪形骇之外,嗜酒近色,是大大的花和尚……晚年爱恋盲女,写黄昏恋诗文”(《辞世歌》)。凡此种种,无不娓娓道来,妙趣横生,而又简洁优雅,不失文人情趣。据北大中文系高远东介绍,陈平原以一“润”字评价长声行文。“润”居于“枯”“腴”之间,即不滞不涩不油不腻之圆润之意。对此我也有同感。说老实话,我一般不读国人关于日本的一般性随笔。因为一来我也在日本混了几年,二来深知这玩意儿其实不好写。写淡了沦为国门初开时的富士游记樱花观感,写全了无非泛泛的“日本概况”教科书,而写深了又难免成为学究气十足的东西。而长声君写的的确引人入胜,即有常说的可读性,此其一。

 

  其二是包容性。从《源氏物语》到三岛由纪夫,从“美女作家”到“非美女作家”,从“丑陋的相扑”到“有毒的恋爱”,从长和服到超短裙……举凡清酒寿司,歌俳漫画,春风秋月,古月今人,无不信手拈来,斐然成章。时而独座于四帖半的和室内体悟“无一物”的空间个性,时而在“可爱的日本文学史”中信马由缰低徊留连,时而对梁晓声的日本女人观评头品足,时而借“司马辽太郎的战车”调侃欺软怕硬的日式游戏规则。包容性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宽容,所以表现在看法上作者能做到较为客观公允,情绪上不失之于偏颇。既没有张口日本闭口东洋的数祖忘典意味,又没有夷戎蛮狄唯我居中的所谓“中华思想”。所以,在就日本的丑陋之处嘻笑怒骂的同时,又能对故国的陈规陋习以至黑暗十年激浊扬清。表现出了一个知识人应有的见识和胸怀。

 

  这本随笔集的第三个特点,就是颇有启示性,或者说有不错的内涵。无论谈“辞世歌”还是说三文鱼抑或观梅赏樱,作者均能引经据典,钩沉抉幽。上至诗经论语杜甫源氏物语古事记菅原道真,下至黄遵宪小泉八云村上春树,尽管未必一一亲自考证,但总能道出个甲乙丙丁让人点头称是。自有一种令人亲和的学术气息,给人以有益的启示。唯其如此,也才避免了“大杂烩”之讥。譬如说到日本人所以欺软怕硬好汉不吃眼前亏,是“因为没有文明体系的负担,没有哲学,一无所有”(《黑船与虎门炮台》)。以较长篇幅论述高桥和己时最后写道:“中国文学是悲壮的文学,高桥的文学浸透那种悲壮,但并非师传,而是天性”(《孤立无援的思想》)。再如说到随笔,认为“日本人天性擅长随笔,而小说大概是学西欧的,读起来总有点做作”(《非美女作家》)。虽属一得之见,但显然是大量阅读和思悟的结果,绝非人云亦云,读之每觉豁然。

 

  说起来,几位旅日朋友和熟人中,我和长声君相识最早——九十年代初我在吉林大学研究生院读书之时,他在吉林人民出版社任《日本文学》季刊主笔。八六年在洛阳开会相聚,彼此都还“气吞万里如虎”,而此番东京重逢,长声君满头银发,我也黑发不黑了。抚今追昔,不胜感慨,遂戏曰:一别十七载,离合两东都。

 

    不再饶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