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农民工”与孙猴子的尾巴  

2008-12-01 09: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民工”与孙猴子的尾巴

 

  也并非多么久远的事情。一次我在一家大型外资超市内的日本料理店吃日本料理。刚一落座,女服务生即送来一大杯茶水,继而拿来一大本食谱。茶水不凉不热,既解渴又提神。食谱有日语有汉语,哪个我都认得。加之背景音乐不是要死要活的那种,于是情绪上来,一边琢磨食谱一边同旁边等候的女孩聊了几句。“哪里来的?”“河南。”“一个月多少钱?”“五百元。”

 

  五百元!也巧,那天上午我就从邮局取了五百元。我给南方一家报纸涂抹了一篇一千五百字的小文章,对方寄来了五百元稿费。同是五百元,我用一个晚上,女孩用一个月。公平吗?也许公平。因为文章我写得来,她恐怕写不来,写得来未必有我这两下子,毕竟那是我大半生黄卷青灯修成的正果,何况我又不是每个晚上都能写出五百。那么她的工作我干得来吗?应该干得来。女服务生虽说冒充不来,但男服务生——虽说是老生——不在话下。不就递茶上酒端菜送饭吗?不过且慢,问题是我能坚持一个月吗?这把年纪,显然有难度。于是我又觉得不大公平。不管怎么说,一个晚上和一个月相差太大了。这还是跟我这个教书匠比,而若跟歌星影星私企老板国企老总比,那简直没法比了。

 

  据媒体近日报道,平安集团虽有巨额亏损,但其董事长先生仍年薪高达6600多万元。即每天至少18万,晚上睡觉每小时都有7500块光灿灿的银元前仆后继涌进口袋。农民工工资即使往多里算,一个月平均也顶多1000元,而马先生一小时就抵七八个农民工兄弟整整一个月的收入。若是私企老板倒也罢了,而“平安”是国有企业,即全体国民的资产。他这个国民的收入凭什么比农民工国民高出5500倍之多——纵然同教授相比,也在1:1200~1500之间——这岂不太不厚道了?太不公平了?我不知道这个星球其他地方还有没有这种荒诞现象。

 

  从根本上说,马先生他们之所以能拿6600万银两,就是因为其背后奔涌着五百元打工妹、打工仔等“农民工”劳动大军。进而言之,外商之所以越境投资,“MADE IN CHINA”之所以水漫金山,外汇储备之所以累累增加,GDP世界排名之所以节节攀升,中国官员之所以在国际舞台上容光焕发气冲牛斗,一句话,改革开放之所以成果辉煌,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有农民工提供廉价劳动力——他们才是从底层支撑改革开放的巨大力量。

 

  然而未能从改革开放成果中分得一杯羹或分得最少的也是他们。不但经济上仍未步出廉价阴影,而且身份也相当尴尬——“农民工”!当然现在官方开始有了新说法,曰“进城务工者”,但实质一回事。进城,意味来自农村,原是农民;务工,即打工。翻译过来仍是“农民工”。原是农民固然不错,但他们中的大部分已不再务农,也不再亦工亦农,就职业来说已完完全全是工人,如建筑工、矿工、车工、铣工、装配工、缝纫工、清洁工等等。可他们始终不是“职工”,本身得不到城市职工的福利待遇,子女得不到能接受平等教育的机会,居住还要办理“暂住证”——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在生于斯长于斯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本土居住居然要办“暂住证”,听说一部分老外反倒有类似美国绿卡的常住证——这一切都在提醒他们:你是外来乡下人,你不是城里人,你休想和城里人一样,休想!

 

  在城里住却不是城里人,身为职业工人却不是“职工”,死活都非是“农民工”不可。这“农民工”三字就像孙猴子屁股后的半截尾巴,即使摇身变一座庙,旗杆也只能变在庙的后面。说来也怪,上查三代,城里人没几个不是泥腿子,不少人本人就是农民出身。敝人亦是。按“农民工”语法,我应是农民教授,其他人如农民局长、农民书记、农民主任等也当比比皆是。然后这些人都不再有“农民”这个死缠活磨的定冠词——旗杆统统变到庙的前面,惟独“农民工”例外。

 

  我不知道“农民”何时带有贬意的。即使在封建时代,“士农工商”,农民也仅排在“士”即知识分子和知识分子出身的官员后面。高于工更高于商。“老大嫁作商人妇”,可见当时商人地位最低,娶个年轻村姑都难,半老徐娘的歌女舞女肯嫁都蛮给面子了。即使以红色历史来看,农民也绝对举足轻重。“农村包围城市”,没有农村,没有农民,哪有城市的解放?中国哪座城市不是一大群放牛娃跃马横刀枪林弹雨打下来的?结果倒好,农民成了“农民工”,成了城里要办“暂住证”的外来人口。

 

  学者论文说农民工有一亿人,官方数据说有一亿五千万,民间估计至少两亿。作为农民出身的“农民教授”,我格外盼望这一两亿农民工兄弟尽快结束这种身份撕裂的痛苦——尽快把旗杆变到前面。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