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LOHAS:乐活和乐活式阅读  

2007-10-08 09: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LOHAS:乐活和乐活式阅读

 

  乐活,LOHAS,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之略——“健康的可持续性的生活方式”。生活方式尽可多种多样,也应该多种多样,但在工业文明、物质文明处于十字路口的二十一世纪,乐活无疑是最应提倡、最具价值和最有生命力的生活方式。乐活不就等于环保,但环保无疑是乐活的灵魂。不妨说,较之高楼大厦上的霓虹灯,乐活更是小径竹篱上的牵牛花;较之“奔驰”“宝马”一路奔驰的汽笛声,乐活更是山荫道上啁啾的鸟鸣;较之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的豪华宴席,乐活更是小院葡萄架下的一杯清茶……。不言而喻,乐活营造的不仅仅是健康的形而下的物质生活,更是健康的形而上的精神生活,追求心灵升位和审美愉悦。而这显然离不开读书。乐活离不开阅读,离开阅读的乐活必然活不快乐——乐活的性格和旨趣注定乐活只能出身于书香门第。于是有了乐活式阅读。

 

  那么,什么样的阅读才是可以说是乐活式阅读呢?依我的理解和体会,乐活式阅读似乎应该是如下这个样子:

 

  A、非功利性阅读。即阅读本位的阅读,不期待手中的书页明天就会变成白花花光闪闪的银两,就会化为用洋文印制的哈佛录取通知书,就会送来漂亮女孩别有意味的媚眼和笑靥,没有这些花花绿绿的世俗功利性杂念。也就是说,不把阅读作为充电器,作为功课,作为手段。阅读就是阅读。如同饥来吃饭,渴来喝水,睏来睡觉,阅读仅仅是近乎本能的内在需求。夕晖中骑在牛背上读也好,灯光下歪在沙发中读也好,嚼着口香糖坐在动车组窗前读也好,旁若无人地站在书店通道读也好,随你怎么读。想读就读,想读什么就读什么,想读多少就读多少,兴之所至,心之所趋,情之所系,目之所移,“一榻清风书叶舞,半窗明月墨花香”,任由字里行间迭涌的波浪把自己轻轻送往未知的神奇的远方,听天风浩浩,看白云悠悠——难道这不是人世间最美妙的享受吗?

 

  B、非求证性阅读。国人受传统语文教育的影响,即使阅读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也往往忘不了归纳段落大意,忘不了总结中心思想,甚至忘不了追问任何一个小小隐喻的喻义所在。这点在看村上春树小说时表现得尤为明显——常有读者来信问我《寻羊冒险记》中的羊代表什么?《象的失踪》中那么大的非洲象为什么会一下子缩小和下落不明?《挪威的森林》的直子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而非要自杀不可?总之收获了满脑袋大大小小的问号,弄得自己愁眉苦脸疲惫不堪。依我愚见,文学作品原本不是用脑袋读用理性读的——研究者除外——而要用心用sense来读。脑袋里与其装问号,莫如装感叹号和删节号。阅读村上,较之急切切刨根问底,莫如慢悠悠和渡边君一起“置身于那片草地中,呼吸草的芬芳,感受风的轻柔,谛听鸟的鸣啭”,莫如和“我”一同感觉夏日的气息:“海潮的清香,遥远的汽笛,女孩肌体的感触,洗发香波的气味,傍晚的和风,缥缈的憧憬……”。不妨说,只有这样阅读才会产生物我两忘的审美愉悦,才会领略阅读特有的悠然心会之感。换言之,文学阅读不是求证意义,阅读本身即是意义,即是目的,即是生活。

C、非解构性阅读。在阅读古典文学名著、经典之作时尤其如此。即以敬畏的心情面对久经岁月洗礼的文学遗产,以虔诚的身姿走进民族先贤的心灵腹地。如今颇为流行戏说甚至恶搞,动辄以居高临下哗众取宠的架势对待文化名人及其留下的经典。如有人戏称诗仙李白是街头小混混儿,有人指责诸葛亮出师攻魏是想自己篡位做皇帝且劳民伤财,联名呼吁将《出师表》撤出中学语文课本,甚至有人拟在新拍《西游记》电视剧时给孙猴子找新潮的女朋友,闹得乌烟瘴气。说这些人居心叵测可能言重了,但至少这种随意解构经典的阅读心态是不健康的,而任何不健康的心态都有违乐活式阅读。作为一种生活态度和生活理念,乐活要求我们敬畏自然、尊重他人、节制自身。同样,对待文化经典和民族先贤,阅读时也应采取尊重、敬畏的态度。何况,经典文本往往是一个民族的核心价值和自证性(identity)的凭依,只有心态扭曲的人才会随意以解构、恶搞和亵渎。

 

  所以,乐活式阅读要求阅读心态一定要健康,以健康的心态阅读健康的作品,尤其注重阅读能够触动心灵最本源部位的文字,清除功利性杂念,排空无谓的求证性问号,任凭文字纤细的触角静悄悄划过自己的心灵深处。恍惚间,不知我读书还是书读我,庄生梦蝶,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至——那不是“乐活”又是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