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数学以外的加减法  

2007-07-16 10: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数学以外的加减法

 

  过年加了一岁。这是我最不欢喜的加法。为什么就不能减一岁呢?顺便,我盘点了属于加法项下的内容。日前工资卡上多出了一笔在我眼里不算很小而又显然不是工资额的数字——加工资了。好,此乃我最欢喜不过的加法,多多益善,千万别减。此外,体重增加了,白头发增加了,眼角皱纹增加了,涂鸦的稿纸页数增加了,博客点击量增加了……

 

  那么减法项下的呢?我首先想到的是亲友数量的减少,这让我心情格外沉重。从老家电话中得知,二姑母去世了。我和二姑母接触不多,但印象很深。她特爱笑,笑声特响亮。四年前暑假去乡下看望她的时候,她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了,一身薄薄的廉价的确良衣裤里面空荡荡的。常说瘦得皮包骨,而她瘦得几乎皮都好像没有了。可是她仍抱着不小的胖孙子发出很大的爽朗的笑声,让我惊异那般瘦弱的躯体怎么仍能提供笑声所需能量。二姑母年轻时也算是风光过的。二姑父是四野骑兵连长,从关东平原一路跃马横刀,呼啸着直扑海南岛。后来把二姑母接去了,到过广州等大城市。三十年前我大学毕业后分去广州,她从几乎家徒四壁的土屋棚顶找出一个老式皮箱,告诉我家里像样的东西只有这个皮箱了,是年轻时在广州买的,这回你要去广州,再拿回去用吧,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好装的了。说实话,毕业后好几年时间里那是我放在架子床上的唯一家当。而今二姑去了,被减去了。还有,三姑父也被减去了。记忆中三姑夫是很英俊的,五官如雕塑作品一般棱角分明,恰到好处。若生逢其时,未尝不会成为影视明星。然而实际上他是个再普通不过、再老实不过的农民。几乎没有话语,见人只是有些腼腆地一笑。多少年来,他一直是生产队的车把式(赶车的),每年冬天都赶着马车去四十几里外的县城送公粮,天没亮就上路,掌灯时分才回来。生产队每天补贴两角钱给他在县城吃午饭。但三姑父从来舍不得花这两角钱,总是怀揣一个玉米饼进城。冰天雪地,玉米饼即使揣在怀里有时都冻得梆梆硬。而他午间就啃那梆梆硬的玉米饼对付一顿,有时连一口热水都讨不到。省下两角钱给家里的小孩买个麻花带回或攒着补贴家用。如此长年累月,就得了很重的胃病。他和三姑母一连生了四个女孩才有了男孩。几年前回去看望,为儿子盖了新房,帮儿子成家了,两代人住东西屋。不料儿媳刁蛮得很,连自家鸡生的鸡蛋都不给病病歪歪的三姑夫妇吃一个。他就那么稀里糊涂走了,被减去了,带着一肚子从未向人倾吐过的苦水和被玉米饼损坏的胃。

 

  那般疼爱自己的外婆、奶奶和爷爷多年前就已被列入了这无情的减法之中。同是减法,工资卡数目减了可以加,存款额减了也可以加,而亲友的减少就只能一直减下去。细想起来,整个人生也好像始终受制于加法和减法。从小到大,知识增加了,感觉减少了,话语增加了,眼泪减少了,思想增加了,悟性减少了,世故增加了,天真减少了,计谋增加了,良知减少了,抱怨增加了,感激减少了,欲望增加了,满足减少了,钱财增加了,幸福减少了,烦恼增加了,快乐减少了,笑容增加了,真诚减少了,头衔增加了,贡献减少了,压力增加了,活力减少了,家务增加了,爱情减少了,菜肴增加了,食欲减少了……

 

  我知道,在自己身上演算的加减法正在失去平衡,后者逐渐占了上风。减法的继续推进势必使自己变得越来越孤独。我已清楚看见了自己孤独的背影,一个在苍茫暮色中走向天际的形单影只的背影。

 

  喏喏,过年加一岁竟一下子使我想了这么多,没加这一岁有多好!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