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高考作文:《遥远而切近的咳嗽声》  

2007-06-11 11: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高考作文:《遥远而切近的咳嗽声》

 

  (按:7日中午语文高考结束不一会儿,媒体记者便打电话过来,嘱我以“时间不能使记忆风化”为主题,客串考生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标题自拟,注意突出文体特征。傍晚交稿。

  我是“工农兵学员”出身,未参考过真正意义上的高考,权作“补考”吧。一开始想来个宏大叙事,例如写一个民族的记忆之类。但我随即想起了母亲,遂写了这样一篇文字——其实不是我要写的,而是记忆要我写的——也不知网友能给我打多少分,惴惴然挂在这里。

 

  记忆中,小时候我是在咳嗽声中入睡的。

 

  不是我咳嗽,是母亲咳嗽。

 

  我是母亲第一个孩子,我出生的时候,母亲才二十岁——按理,我该记得母亲年轻时的面容,可是我全然不记得。记得的,只有母亲的咳嗽声,白天咳嗽,晚上更咳嗽,夏天咳嗽,冬天更咳嗽。冬日的夜晚咳嗽得最厉害。我就缩进被窝,在母亲的咳嗽声中入睡。

 

  回想起来,母亲的咳嗽同贫穷是成正比的。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中国遭遇了半个多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冰河期。家里穷到了极点,母亲的咳嗽也到了极点。我家下放的地方是半山区,小山村只五户人家,山多坡多。母亲咳嗽着一镐一镐开荒,咳嗽着一锄一锄铲草,咳嗽着一刀一刀收割。劳累一年,咳嗽一年。但日子总不见好转。就连玉米饼也不全是玉米了,里面掺着野菜、榆荚、谷糠。晚上喝高梁米粥,粥稀得一粒跟一粒跑。母亲碗里就更稀了,喝到碗底才有数得过来的几颗米粒。我那时上小学初年级,中午要带饭。母亲常常把喝粥省下的饭粒多一点儿装进我的饭盒。结果我整个上午都听不下课,就坐在老师眼皮底下想那些饭粒。也因此在不少同学饿得辍学的时候,我得以坚持下来。

 

  最难熬的冬天来了。屋子一天比一天冷,母亲的咳嗽一阵比一阵吃紧。我在煤油灯下做作业,母亲在旁边借着微弱的灯光纳鞋底,边咳嗽边纳,边纳边咳嗽。母亲的咳嗽不是一般的咳嗽,上来一阵子,一连声咳嗽得透不过气,脸憋得发红,瘦削的双肩前倾着一上一下剧烈颤抖。躺下后咳得更厉害。那时我下面已有三四个弟妹了,家里炕小睡不开,我就在爷爷奶奶屋里睡,母亲的咳嗽声就隔着堂屋传到我的耳畔,有时半夜醒来听见母亲还在咳。大多时候是干咳,发出呕心沥血般的空洞洞而又沉甸甸的回声,深夜听来格外响,仿佛整个小山村都在咳嗽。那声音其实不是在叩击我的耳鼓,而是叩击我的心。想到母亲在薄被里咳得缩成一团的身子,想到她不得不披衣坐起时那瘦削的双肩,想到她几乎全是米汤的肠胃,我的眼泪不由夺眶而出……

 

  几十年时间过去了,母亲的咳嗽声似乎变得遥远了,然而在感觉上又那么切近。对于我,那声音唤起的,不仅仅是自己对母亲一人的感恩之心,好像还有对于天地众生的广博的悲悯之情,而这正是最不应该随着时间风化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