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女体盛”和“全日空”:有趣的日本  

2007-12-31 08: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体盛”和“全日空”:有趣的日本

 

  如今拿日本说事颇不容易。一来由于人所共知的因素,国人对日情绪愈发微妙复杂,二来由于去日本的人实在太多了。旅居日本的新老华人华侨已近五十万之众,至于或长或短去过日本的人,说是恒河沙数怕也不算夸张。而国人又好文墨,兴之所至,谁都涂上几笔。最初涂的几笔,哪怕再不成样子也能引人注意;及至后来越涂越多,越涂越巧,越涂越勇,再想涂得抢眼可就难了。

 

  当然,若是学术专著另当别论,因为较之彼国对吾国的研究,吾国对彼国的研究基本刚刚起步,随便循哪一条路都可日行千里建功立业。这里所说的难,主要指素描性文字。何况日本毕竟不大,不比美利坚南北五十州,也不如我中华纵横三万里。掐头去尾,也就剩本岛东京大阪那几座城市。而那已不知给多少人涂抹过多少遍了,稍不注意,就落下老生常谈之讥。实际上旅日随笔之类也多有似曾相识之感。然而李长声硬是破城突围,把日本从书外写到书里,又从书里写到书外。里应外合,从容不迫,而又峰回路转,步移景换,读来饶有兴味,不知不觉之间便翻到最后一页。

 

  而这主要得益于他的笔法:有趣。有趣是这本随笔集最明显的特色。例如关于日本料理,作者这样写道:“到日本人家里作客,主妇在厨房里忙了半天,端上来中国人就莫名其妙,居然和超市买来的样子没多大变化,原来她把精神都费在摆设上了。孩子上幼儿园,母亲是中国人,给他带上满满一盒子,饭菜香喷喷,却见其他日本小朋友的‘便当’摆得像花圃,几片胡萝卜也切成五角星,疏落有致……听说日本有‘女体盛’,问过一些自以为活得很中流的日本朋友,结果都只是听说而已。既然美女可以半裸地搭配汽车,全裸地代替画布,似乎也不妨横陈,拿来当餐具……只是有一点悬心:在洁白柔润的玉体上摆满生鱼片,或深红或浅白,万一哪位老饕的筷子色色地刺到她的痒肉,戏了诸候似的,鲜嫩的海鲜可就要生猛起来。”再如说到日本的“全日空”公司航班,作者戏之曰:“在我们中国人听来,飞机是载客的,叫‘全日空’,成天价空空荡荡,可不大吉利。”于是日本耗费巨资,从飞往北京的机体上“抹去这仨字,一律涂上了‘NAN’。”

 

  如何,够有趣的吧?所以写得有趣,我想主要是因为他的文人气质。他既不是带着“重大”课题惶惶然一头扎进图书馆的学者,又不是拿着照相机飘飘然四处采风的旅行者,也不大像不是以天下为己任凛凛然指点江山的公共知识分子,而是一个笑傲风月豪爽率性的读书人、文人。同时,长期的异国生活又不能不使他多了几分敏感。感生于心,情动于中,复以幽默天性和文人才气,一旦发而为文,自然洒脱奔放,妙趣横生。有人说,往日教授和今日教授的一大不同,就在于前者有趣而后者无趣,故而前者富有个性魅力,后者光色黯然。之于文章亦然,有趣的文章才有魅力,才会让人读得进去。

 

  不用说,文章仅仅有趣是不够的,还须有益,须益趣兼备,寓益于趣。李长声的文章就把二者结合得好。如谈到方便面,他确认方便面是日本人发明的,“甚至自诩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天下第一袋方便面问世时命名为“快餐鸡汤面”。何以不叫牛汤面猪汤面狗汤面偏叫鸡汤面呢?“可能因为日本人尤其爱吃鸡,以至鬼子兵总在电影上抓老乡的小鸡”。作者还考证日本普遍吃鸡是进入江户时期的事,“从文化史或文化圈来看,大陆文化要素未传入日本或者日本未普及的,大部分直接或间接地属于畜牧性文化系统”。如此这般,由鸡汤面而鸡而文化史,中间插入尽人皆知的电影镜头,不忘幽上一默。又如在《日本白血病文学》中有这样一段:“据说日本人生性不好辩,电视剧《血疑》第一次用白血病震动中国人心,剧中人物大岛茂就是个不好辩的典型,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我们看着都替他着急。国人好辩,强词夺理,或许这正是中国推理小说不发达的原因之一。情节似纸包纸裹,层层拆开一看,最后却令人扫兴,这是日本推理小说一个通病。”其中涉及日本人和中国人生性的比较——有益的启示出之以有趣的行文,亦益亦趣,相映生辉。

 

  如果说有趣主要得益于作者的文人气质和幽默天性,有益则恐怕同其知识面或者说读书量有关。正因为读书量大,上至中国古籍下至村上春树以至《在世界中心呼唤爱》,自然信手拈来,随机生发,而又洞幽烛微,别有心会。补充两个例子。如“羊羹”,据《战国策》确认为原指羊肉汤;如“紫阳花”(绣球花),指出此称出自白居易:“何年植向仙坛上,早晚移栽到梵家。虽在人间人不识,与君名作紫阳花。”凡此种种,不胜枚举。较之学究,多了文人气;较之文人,多了学究气。较之学术篇章,多了诙谐意趣;较之休闲文字,多了学养纹理。

 

  此外,作者还不失公允之心。在《学者更须人格清》一文中抒发了对历史学家井上清的悼念之情。特别指出1970年日本把钓鱼岛划入版图时,惟有井上清拍案而起,用翔实的史料证明钓鱼岛自古即是中国领土,“这种史胆令人肃然起敬”。在《洁似莲花硬似钢》一文中表达了对史学家家永三郎真诚的怀念。家永三郎因为文部省要求将“七三一部队”等内容从其编写的《新日本史》中删除而把日本政府告上法庭,长达三十二年的法庭斗争唤起社会对教科书问题的普遍关心,极大影响了教科书内容的取舍。作者赞之为“骨头最硬的日本文化人”。在这里,李长声既无“愤青”做派,又无奴性心态,表现了一个中国人应有的良知和公允之心,这无疑是难能可贵的。的确,这样的日本人值得所有中国人铭记在心。

 

        (《日边瞻日本》,李长声著,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年8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