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翻译之路——答《凤凰周刊》记者问  

2007-11-06 11: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翻译之路——答《凤凰周刊》记者问

 

1.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开始翻译的?能回忆一下您走上翻译的道路么?在翻译之前,您进行过文学创作么?

第一次搞翻译是在吉林大学研究生院读书的时候,大约是一九八〇年吧,翻译了一个短篇小说,由同学拿到长春一家文学刊物发表了,得了四十元稿费,是有生以来第一笔稿费。毕业后分去广州,开始为现已消失的《译海》、《世界文艺》和《深圳文艺》翻译一些短篇和散文之类。转折点是一九八四年翻译的日本二十八集电视连续剧《命运》(山口百惠主演)。随着《命运》陆续在全国播映,我的名字为很多人知晓。翻译本身亦受到专业人士的肯定。此前基本是自己译好后找出版社,此后便由出版社主动约稿了。迄今为止,已出版译著50种(单行本),其中村上系列32种。至于文学创作则是近年偶一为之的,去年出了一本散文集《落花之美》。早年倒是喜欢写诗,不曾发表。

 

2.曾经,世面上有许多人翻译的《挪威的森林》,但就您的译作一枝独秀,并渐渐成为国内当仁不让的“村上春树”代言人。请问您有没有看过《挪威的森林》其它的译作?您觉得,您个人的译作好在哪里?

说别人译的好在哪里相对容易,说自家译的好在哪里则有老王头卖瓜之嫌。但您既然问起,只好说几句。其实,《挪》的其他译本我并没有看全,更没全看。粗略相比,我的译本可能有两个特点。一是比较有“味儿”,即比较注意传达语言背后的东西,如韵味、气氛、意境等虚无飘渺的微妙元素;二是比较注意打磨,力求工致,说“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未免玄乎,总之就是要减少翻译腔,尽可能转换成地道、自然、洗炼的中文表达方式,以期给人以美的感动、美的享受、美的向往。简言之,文学翻译首先必须是文学。

 

3.迄今为止,您和村上春树见过几次面?他给您留下什么样的个人印象?有哪些符合您事先的想象,有那些让您颇感意外?

仅仅一次。机会倒是有两次。95年我在长崎时约过一次,因我这方面的原因未能实现。这一拖就是8年,直到03年我去东大时才得以相见。总的感觉他不像规范化的或水平线上的日本人,没有西装革履,没有深度鞠躬,没有“初次见面”。牛仔裤,POLO衫,挽着袖口,胳膊和手掌都很粗茁,形象一点儿也不“小资”,和刚当上副科长的农民工差不太多。多少有点拘谨,说话极少看对方眼睛,但问起来还是很健谈的,有条不紊,侃侃而谈,无论语气还是用词都很像他小说中的男主人公。因此,没怎么让我感到意外,甚至觉得他本来就应是这个样子。

 

4.在翻译村上作品的时候,您会不会和他联系?在什么情况下联系?通过什么方式联系?而在翻译以外,您和会他像朋友一样,在过年过节的时候互致问候么?

    只在遇到无论如何也查不到的专用名词(多是“外来语”)才通过E—mail联系。而且次数也很少。我和村上大概都属于不喜欢主动与人打交道那类男人,更不喜欢套近乎。新年有时互致贺年卡,有时忙起来连这个也忘了。

 

5.您曾经说过,翻译村上春树的作品很容易“入境”,而翻译三岛由纪夫就可能很痛苦。请问为什么那么容易“入境”呢?他本人是你最喜欢的日本作家么?

一是因为笔调相近。村上笔调多少偏重于抒情,有文人气和幽默感,而又冷峻和洗炼,这很合我的口味;二是因为感觉相近。尤其在对孤独、寂寥和乡愁情境的体察上,颇有若合符契之感。我最喜欢的日本作家有两位,一位是夏目漱石,另一位就是村上春树。三岛由纪夫之所以叫我翻译起来痛苦,主要是因为其行文的叠床架屋故弄玄虚和立意的孤注一掷自命不凡。

 

6.听说您会给您的研究生出题,让他们翻译村上春树的作品,是这样么?您希望您的学生成为翻译家么?

    是出过有关村上作品的试题,题也确实以翻译为主。目的在于籍此发现超越对错层面的有灵性的学生,引导其走上文学翻译之路。从根本上说,翻译家不是培养出来的,老师起不了多大作用,充其量引导一下,因势利导而已。这就需要对方有这方面的灵性,或者说文学悟性。现在文学翻译人才处于断层期,很希望我的研究生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7.谈谈您个人吧。您本人是东北人,也去过暨南大学教书,请问您为什么选择在青岛海洋大学落脚?

    说句不怕校长听了不欢喜的话吧,我首先选择的不是海洋大学,而是青岛。如果海洋大学不在青岛而在海南岛崇明岛台湾岛或什么岛,我是不会投奔的。青岛的另一端是我的祖籍蓬莱故土,又可守望生身故乡关东平原。比之暨南大学所在的广州,青岛更有诗意,安谧、洗炼、优雅而又带几分寂寥和忧伤——更适合作梦、作诗和发呆。

 

8.翻译在您的日常生活中占据多大的比重?能跟我谈谈您普通的一天的时间安排么?

我的日常生活主要由三部分组成:教学、翻译和写作。教学集中在上午,后两部分排在下午和晚上,主要是晚上,一般熬到午夜。以前翻译是大头,毕竟50本书是一个字一个字爬出来的。近两年则写作花时间多了些,写散文、随笔、评论等。此外论文一年也要鼓捣一两篇。但不管怎么说,翻译是我的看家本领,是“林家铺子”的主打。

 

9.出版社一般给您多长的时间让您翻译一本作品?您现在如何挑选作品?十几年的翻译工作做下来,您最大的领悟是什么?最大的遗憾又是什么?

    出版社都比较客气,一般不硬性规定交稿期限。除了村上,如今挑选作品十分慎重,只偶尔译一两位自己还算中意的纯文学作家的东西。一二十年翻译下来,最大的感悟是文字这一传统媒体是多么神奇,任何图像媒体与之相比都黯然失色;最大的遗憾是未能培养出更优秀的文学翻译人才,以致我这廖化还要再充一阵子先锋。

 

10.您目前知道村上春树在进行什么创作么?您本人手头又在翻译什么作品?

村上一般三年左右出一部长篇。按这个节奏,今年该有长篇问世,但今年已进入第四季度了,仍没有动静。他也好像在忙着搞翻译,继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之后,去年又译了雷蒙德·钱德勒的《漫长的告别》(Long Good-bye)——别人早已译过,他是重译。因他名气大,推出第一天仅一家书店就买了100多本,出版社计划至少卖30万本。如此卖下去,岂不搞得村上没心思创作了。我是没创作才华才搞翻译的,村上若只搞翻译就可惜了。

 

    眼下正译一本市川拓司的《相约在雨季》。半年前译完的“村上游记系列”《雨天炎天》、《边境 近境》和《远方的鼓声》即将由上海译文出版社集中推出。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