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神户“访”村上:“教育嘛,就那么回事!”  

2007-01-08 09: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嘛,就那么回事!”

——神户“访”村上

?/P>

 

“教育嘛,就那么回事!”这句话可不是我说的,我大体算是教育工作者,一向认为悠悠万事,惟教育为大。那么是谁说的呢?是村上春树的高中同学说的,我亲耳听得的。

事情并不复杂。日前去神户大学开会,会后神户大学两位教授带我和香港一位教育工作者去村上君的母校——兵库县立神户高等学校(高中)访问。接待我们的是兼管校史资料的地理老师。此君五六十岁,一身不知穿了多久的权宜性浅黑西装,比我们“赵本山”身上的强不了多少;一条不知扎了多少年月的条纹领带,领带结明显有了泛着油光的污渍。但人极随和,对该校110年校史如数家珍且怀有掩饰不住的自豪之情。我当即对这位日本教育工作者有了好感。不过他对他的老同学村上君似乎没多大好感。我们本意是更多地了解这位著名日本当代作家高中生活的花絮,这是我们的主要兴趣,但他的主要兴趣更在于介绍他负责整理和编写的校史,对村上君只是轻描淡写。也难怪,村上高一,他高三,村上高二时他已毕业走了,没有个人交往。但他终究说了若干情况。他把我们领进一间摆着钢琴的俨然礼堂的音乐教室,说村上肯定沿石阶爬来这里上过课,他喜欢音乐。又把我们带到运动场旁边一排海水浴场更衣室般的平房前面,指着头一个房间说这是校刊编辑室,村上在这里编过校刊,写过文章,“那时候他写文章就很有两下子!”登上楼顶平台时,他手指下面一道围墙:“村上歪在那墙头上睡觉来着,有照片的。”我逗趣道那么说村上君作为学生未必是好学生啰,他当即应道不能算是好学生,“总的说来是被老师讨厌的(嫌われていた),可人家后来出息了,成了大作家。教育嘛,就那么回事!”停了一下,他说有个英语老师还比较喜欢他,村上在《海边的卡夫卡》里有一处好像写的就是那个老师。

最后他把我们领进校史资料室,从一个大纸壳箱里抽出一个塑料夹翻给我们看,里面果然有村上歪在墙头上的照片,光头,嘻皮笑脸的。还有一张村上五岁时和他母亲的合影,站着,确是村上。我问村上是独生子吧,回答说有个妹妹。“去年学校110年校庆,让村上写篇文章寄张照片过来,村上硬是没有理睬!”见我显得有些费解,旁边的日本教授解释说村上对母校“感情别扭”(屈折があった)。

对了,我想起来了,在他小说中的主人公眼里,教育也好像就那么回事。男主人公们大多对教育、尤其高中教育没有好感,对学的女高中生(如《舞!舞!舞!》里面的雪、《奇鸟行状录》中的笠原May)也表示理解甚至加以鼓励(倒不是唆使)。村上本人高中毕业后没考上理想的大学,复习一年后才考上早稻田大学。上大学后也没好好学习,以致七年才拿够学分毕业出来,用他的话说,大学七年唯一的收获就是把现在的夫人搞到了手。

话说回来,村上就读的高中倒是神户市首屈一指的名校。背靠连绵起伏的六甲山,面对碧波粼粼的大阪湾,欧洲城堡式的主楼,浓荫蔽日的古木,校训为“质朴刚健自重自治”。孙中山当年曾亲笔题赠“天下为公”。

“教育嘛,就那么回事!”——从日本回来好几天了,那位日本高中老师的话仍在耳边挥之不去。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不情愿认同这个说法,但因为有村上这个显例,我又没办法完全否认。所幸村上君只一个。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