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美丽而漂亮的女孩”是什么样的女孩?  

2006-10-08 08: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丽而漂亮的女孩”是什么样的女孩?

 

 

睡前几分钟我习惯看点什么,一般看优美的原创散文。这样,一来可以少做不堪回味的梦,二来可以贮备好词儿对付村上。再说睡觉程序没有控制开关,不是咔嚓按一下“ON”就能立马酣睡,总要看一会儿黑麻麻的天花板。看天花板当然不如看书。某日,拿起一本散文选粹刊物,翻阅之间,但有一个短句赫然入目:“美丽而漂亮的女孩”!老实说,我是常年搞文学的男性,这方面的想像力堪称出神入化尽善尽美,但作为图像我还是不知道这样的女孩该怎样强调。于是仿此句式连造几个短句:丑陋而难看、肥胖而臃肿、高兴而愉快、可口而好吃……又尝试用日语和英语如法炮制,结果都觉得别扭——语义重复,叠床架屋,应属病句。不过还好,总算没说成“美丽而漂亮的男孩”、“美丽而漂亮的老头儿”。

这使我不由想到当下的汉语品相:臃肿化、煽情化、粗鄙化、快餐化,有的甚至已经铜臭化和恶俗化。显而易见,伴随经济起飞的大众传媒的攻城掠地,既带来了大众消费文化和流行文化的波涌浪翻,又带来了高品位文化和汉语尊严江河日下的危机和叹息。试问,当今汉语世界里还有多少人肯在月下门前慢悠悠“推”“敲”个没完没了呢?谁都晓得“敲月下门”远不如在灯下敲电脑来得快捷。对于语言,人们往往注重剑拔弩张的视觉冲击力或广告性效果,而忽略了涵养文化水源的内功;往往习焉不察地跟风搬弄“第二个用花比喻女人”式的流行套话,而忽略匠心独运的个性化文体。前者诸如“疯长”、“飚升”、“热卖”、“狂销”;后者诸如“精彩纷呈”、“魅力四射”、“闪亮登场”、“震撼推出”、“吸引眼球”、“浓浓的节日氛围”、“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等等,俯拾皆是,举不胜举。不用说,第一个用“眼球”取代“眼珠”的人,自然给人以俏皮、新鲜之感,但若无数人不屈不挠地复制“眼球”而硬是把“眼珠”晾在一边不管,就反倒让人觉得落入俗套了。顺便说一句,“精彩纷呈”的“精彩”是什么彩、什么颜色?管见以为,应为 “异彩纷呈”或“众彩纷呈”才对。

如果这些仅仅出现在“娱记”笔下的大众媒体上倒也罢了,令人担忧的是原本以文学性和人文诉求为宗旨的出版物也开始向大众消费文化、商品文化暗送秋波,首先蒙尘受辱的当然是汉语。弄得汉语像吃了兴奋剂,俨然优雅的古钧瓷瓶在令人目眩的五彩灯下跳起了霹雳舞。结果瓶碎了,满地瓷片任由一双双或平底或高跟的皮鞋踩来踩去。试想,现在还有多少名篇佳构能让我们感受到语言魅力、引起审美遐思呢?更不用说鲁迅、钱锺书笔下那样风格独具的神来之笔了。评论家雷达最近撰文指出,现在是大众传媒和大众消费文化勃兴的时代,作品的定义发生位移,迫使小说进入一个批量制作时代。“为了不被浩如烟海的文字垃圾淹没,只好自己也加入到垃圾制造者行列中”。

文字垃圾,垃圾文字,汉语垃圾,垃圾汉语,铺天盖地,汹涌澎湃,这是多么惊心动魄的场景啊!人所共知,汉语是这个星球上唯一幸免于难的古老语种,也是祖先留给我们的惟一品相完好的家产。假如连这个都弄坏了弄没了,我们还有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