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何必拔自己的根 ——从给孙悟空找女朋友说起…  

2006-07-03 09: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必拔自己的根
                      ——从给孙悟空找女朋友说起

 

  听说,近来开始有人恶搞本国的《西游记》了,硬给石头块里蹦出来的孙猴子找了漂亮的女朋友,给“五世元阳未泄”的唐三藏来了个“一夜情”,使得本来就够热闹的西天取经路上搅成了一锅粥。对此,做梦都想拍电影版《西游记》的六小龄童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明确表示纯属胡偏乱造,“有的人还觉得好笑,但我的心在流血。我觉得搞笑可以,但绝不可以拿这种文化遗产来搞笑。年龄大的观众可能知道这是瞎编的,但不懂事的小孩就把这些恶搞当作吴承恩的原著了。这对我们的文化遗产来说,是最大的悲哀。”
  其实,更可悲哀是这种恶搞现象已不是个别现象,而在整个文化界流窜开来。忽而“大话”,忽而“戏说”,忽而“水煮”,忽而“揭谜”,闹得乌烟瘴气,甚至成了时尚。无论庄严凝重的二十四史,还是举世公认的古典名著,无论字字珠玑的唐诗宋词还是约定俗成的四字成语,都有人狗尾续貂偷梁换柱。或许有人反驳说,以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形式进行文化启蒙有何不好?与时俱进地给传统文化注入富于时代感或现代性的血液有何不好?可问题是,通俗不等于低俗,启蒙未必要稀释,喜闻乐见亦不同哗众取宠划等号。而时代感或现代性也绝不意味搞笑,同“一夜情”之类新玩艺儿挂起钩来。毫无疑问,任何形式的传达或表演都是一种信息,都有可能让观众、听众在哄笑声中接受和认同制造者的观点。而当其观点是荒唐无稽的东西的时候,对于文化遗产必然是“最大的悲哀”。
  所以产生这种文化恶搞现象,我想是不是有以下三点原因。一是没有认识到文化的重要地位。文化产业化这个提法不完全对,因为有的文化、尤其经典性传统文化是不能也不应该产业化的,更不能商品化、庸俗化。古人云欲灭一国必先灭其文化,反言之,兴一国必先兴其文化。没有文化的经济发展不仅不可能长久,而且是十分可怕的。二是文化虚无主义的影响。由于“五·四”以来对待传统文化的偏激态度,尤其“破四旧”等极左思潮的长期肆虐,致使传统文化饱受虐待和摧残,几乎体无完肤。而新时期以来外国文化的大批量引进,又使一部分人数典忘祖,“言必称希腊”,对倡导抢救国学的有识之士动辄以“复古”之说冷嘲热讽。三是利欲熏心。有些人口称同民众接轨、同现代接轨、同国际接轨,其实不外乎同市场接轨、同收视率接轨、同门票接轨、同书的销量接轨,即同钱接轨罢了。说起来,中国文化、中国知识分子也真可谓不幸,摆脱思想禁锢没几年就遭遇了市场经济,很快被钱禁锢了。或许又有人反驳说,社会如此,世风如此,大潮如此,文化界和知识分子又怎么可能厕身其外?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乎?但问题是,知识分子的使命就是要在覆巢之下成为完卵并保护完卵。否则要知识分子干什么?要文化干什么?身为知识分子尤其知识精英,难道就不晓得文化搞笑的结果只能使已然风雨飘摇的传统文化在廉价的笑声中彻底沉下水去?就不晓得这样会拔掉自己的根?拔掉自我认同(identity)的根?别人想拔掉我们的根倒也罢了,费解的是这回我们竟要自己动手拔掉自己的根!退一步讲,如果中国知识分子只能以搞笑这一形式取悦于世俗社会,放弃为民众提供更高层次精神食粮的使命,那么除了说明中国知识分子浮躁和堕落到一定程度还能说明什么呢?当然,正当的、建设性的调侃另当别论。
  我们动不动就说同国际接轨,那么国外是怎样的呢?就西方人来说,无论从事何种职业,都通过阅读原始文本——而非改编本——学习过荷马史诗、希腊哲学以及莎士比亚的文学名著。法国有专门机构管理名著的改编,谁都休想利令智昏地恶搞《悲惨世界》这样的经典之作。美国甚至把意识形态上本应势不两立的《共产党宣言》同荷马的《奥德赛》、柏拉图的《理想国》、亚里斯多德的《伦理学》、《圣经》、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同样列为大学一年级通识课的必读书目。其目的当然不是鼓动学生推翻资本主义,而是作为一种文化经典来学习,使学生认识思想和社会的多元性。就是说,西方人特别重视以经典阅读这一形式实现文化传承,用以培育国民的伦理素养、精神境界和文化能力。也有一大批公共知识分子参与其中,为社会提供价值导向,引领国民走向深刻与崇高。日本人对自己的经典和传统文化同样怀有尊崇和呵护之情。众所周知,《源氏物语》是日本以至世界上第一部长篇小说,对于这部文学经典,日本人从未搞过“大话”、戏说之类,更不曾改编得啼笑皆非。说起来,日本人改编了《三国演义》(日本习称《三国志》),改编了《西游记》——尤其后者近来几乎改得面目全非,正作为十一集电视连续剧在日本热播——偏偏没有改编《源氏物语》,大多时候只是将其作为以考据为主的学术研究对象,政府也对此予以鼓励和资助。不但资助本国学者,还资助国外有关学者和学术研讨会。究其原因,窃以为很大程度上在于日本认为《源氏物语》所表现的所谓“物哀”(ものあわれ)乃是日本文学的“根本精神”和传统审美意识(“日本美”)的内核。一句话,那里有日本和日本人的根。而那是不允许随便触动和戏说的,不允许使其变成媚俗的浅薄的东西,更不允许用来搞笑,即不允许自己拔自己的根。不但不拔自己的根,还千方百计搞文化输出。如美国大片,如日本动漫,压得中国电影和中国漫画差不多苟延残喘了。日本去年还明确制定了以动漫、电子游戏软件、电视剧、电影和大众小说为主的文化输出战略。原因就在于人家把文化作为软指标几乎看得和经济之硬指标同样重要。而为现代文化提供水源或根系支撑的,在他们看来便是传统文化。于是,水源得到保护,根系不许拔除。
  西方人也好同为东方人的日本人也好,为什么人家就能对自家古典、对传统文化保持足够的严肃、恭谨、虔诚和敬畏,而我们偏偏热衷于不伦不类的戏说和搞笑?一位名叫赫胥黎的西方人曾预言文化迟早消亡,消亡的原因是文化沦为“搞笑”。另一位名叫尼尔·波兹曼的西方人写了一本书——《娱乐至死》,直译乃为“把我们自己娱乐死”。难道我们中国人当真要通过搞笑自己把自己娱乐死不成?据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开发研究院发表的《2000年度国际竞争力报告》,我国国民素质、科学技术、国际竞争力的排名持续下滑:国民素质由1998年的第二十四位降至第二十九位,科学技术由第十三位降至第二十八位,国际竞争力由第二十四位降至第三十一位。个中原因固然一言难尽,但忽视传统文化涵养国民精神水源的功用而热衷于文化恶搞至少对提高国民素质没起好作用。
  是到严肃对待传统文化的时候了,别再搞笑了,别再做自己拔自己的根的傻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