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少华

 
 
 

日志

 
 
关于我

著名翻译家

我翻译了32本村上春树的小说,出版了29本,译完出齐应有35本左右。翻译不同于刷锅洗碗,是我比较喜欢的劳动。而像村上这样适合自己脾性和笔调的更让我喜欢。在这个世界上,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劳动的人估计不会很多,因此我感到幸运,感到快乐。 ——林少华

网易考拉推荐

戏说翻译  

2006-03-28 19: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戏说翻译
林少华
  如今流行“戏说”,我就凑趣来个戏说翻译。先往小说。时下虽三尺童蒙,也能把“I Love you”准确地译成“我爱你”。纵然傅雷再世,对此怕也无懈可击。这就是说,翻译无非小菜一碟,小事一桩,实乃壮夫不为的雕虫小技。不过若往大说,足可惊风雨泣鬼神——中国革命是翻译过来的!试想,若没有陈望道先生翻译的《共产党宣言》,哪有中国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哪有中国革命,哪有今天的蒸蒸日上欣欣向荣?!再举个新近的例子。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前不久明确表示: 中国作家所以始终捞不到诺奖,主要是因为作品翻译得不好、不美。恕我不知天高地厚,假如翻译得如拙译村上小说那样以数百万部风行天下,那么凭吾国作家身上的李太白杜工部文学基因,诺奖保准年年都是咱们的——鲜花、笑脸、掌声、闪光灯,以及一百多万美制白花花的银两,统统归了国人。然而,蹩脚的英译本竟使我们年年颗粒无收,年年同光荣与梦想绝缘——翻译之为大用矣!
  由此亦可见文学翻译之难。难在哪里呢?难在文学翻译是一种再创作,而大凡创作都需要灵感和悟性。这里仅举一例。日语中有个常用形容词叫“にっこり”,辞典标准释义为“微微一笑”,而实际翻译起来亦可为“嫣然一笑”、“燦然一笑”、“莞尔一笑”,或者“妩媚地一笑”、“动人地一笑”、“好看地一笑”、“淡淡地一笑”、“浅浅地一笑”,抑或“笑眯眯”、“笑吟吟”、“笑盈盈”、“笑嘻嘻”……如此不一而定。如何从近乎无限的选项中一瞬间捕捉最恰当的一个,除了文字功底,就要靠灵感和悟性了。如此看来,马悦然眼中的译者就不具有足够的灵感和悟性,翻译不出汉语神鬼莫测的美妙,纯属榆木疙瘩脑袋一个——翻译之为学难矣!
  然而,事情总有另外一面。译得过于美妙也会让人生疑,如有的读者就善意地问我是不是美化了那个名叫村上春树的日本人。日前《上海电视》采访又问到这点,我是这样回答的:“既美化了又没有美化。说美化了,是因为汉语本来就是世界上最富于装饰美的语种,加之我原本是搞中日古诗比较的,难免多用几个文言词儿。说没有美化,是因为日本文学如日本料理,以淡为主,以淡为美。问题是如果同样译得那么淡,中国人就未必觉得美了。这好比上海菜和山东菜,上海人觉得咸淡正好的菜,山东人往往觉得淡。要让山东人觉得正好,就要多放几克盐进去。而我为了缩短日本人和中国人的审美距离,有时就在允许范围内微调一下,即多放几克盐。在这个意义上,就不是美化,而是一种“信”,一种忠实,即审美忠实。这在文学翻译上不仅是允许的,也是必须的。不过,所幸说我美化村上文字,而不是美化日本……。”兵无定法,译无定规,翻译之为术妙矣!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